悲智破斥邪师萧平实邪见魔说专集(草稿) - 萧平实邪说 - 天鉴网 - Powered by Discuz!
 

天鉴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5762|回复: 41

悲智破斥邪师萧平实邪见魔说专集(草稿)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21 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
  
  
悲智破斥邪师萧平实邪见魔说专集(草稿)



    目       录

  0、引言:造“大妄语”之邪师萧平实撒谎成性
  1、邪师萧平实瞎说诸禅
  2、邪师萧平实错识诸圣
  3、邪师萧平实编造、妄解佛法名词
  4、邪师萧平实妄说圣境
  5、邪师萧平实乱说诸法
  6、邪师萧平实胡说补遗



  简单说明:
  1、本专集现为草稿,且目前仅完成了前两个专题,后续专题将随写随贴,全部完成后再予统稿。故而,任何有理有据、依法依律的补充意见悉皆欢迎,还望诸方大家不吝赐教指正,以期尽早修订完善,传示天下后世,共襄反邪善举。
  2、为了便于网友系统阅读,本主题帖锁死;为了便于网友讨论,任一问题则另有单独发帖,欢迎任何“直接正面、有理有据、依法依律”的质疑或补充,违此三点的垃圾帖将直接删除。

  本专集链接:http://url.cn/7Oa4R3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1 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0、引言:造“大妄语”之邪师萧平实撒谎成性
  

  0-1、未证言证,邪师萧平实厚颜无耻造“大妄语”



  末法时期,邪师说法如恒河沙,又有恒河沙数的盲目凡夫误以为自己无比幸运,遇到了“唯一”开悟的大师,继而趋之若鹜乃至以讹传讹、惑乱佛法,已落魔网成魔民而不自知,造无间罪业而不自觉。
  邪师的普遍特征之一就是极力神化自己为全世界“唯一”大师、法王,李主佛、净空邪师、清海无上邪师等莫不如此,而本专集所破斥的邪教“正觉同修会”教主邪师萧平实,也堪称是此类的经典案例之一。

  首先,邪师萧平实自诩全世界“唯一”开悟大师、圣地菩萨。

  ★邪师萧平实:“他(广钦老和尚)走了以后,我又尚未破参之前,这人间暂时没有宗门正法、了义正法;”“所有的法师、居士不是落在常见就是落在断见,你找不到真正的佛法。”(《邪见与佛法》)
  ★邪师萧平实:“余于一九九○年自悟破参及见性已。”(《楞伽经详解》)
  (悲智注:邪师萧平实自诩于一九九○年成为世界上“唯一”开悟的大师。)
  ★邪师萧平实:“(平实)书籍里所说的法,都是诸位在市面上没见过的,你走遍了全球也见不到这种书的。”(《大乘无我观》)
  ★邪师萧平实:“平实今日不断的写出当代佛教界所未曾知、所未曾闻之无上法”。(《阿含正义》)
  (悲智注:邪师萧平实独创邪法,确实是所有佛经和历代圣者的开示里都没有的。)
  ★邪师萧平实:“(平实)都是凭著‘道种智’来写的。就是诸地菩萨所证得的道种智;”(《起信论讲记》)
  ★邪师萧平实:“阿罗汉证得解脱果,说一句老实话:他来我面前没说话的余地。”(《优婆塞戒经讲记》)
  ★邪师萧平实:“莫道平实,亦莫道我会中诸亲教师,乃至我会中初悟菩萨之般若智慧,彼诸不回心大阿罗汉尚且不能了知,纵使广作种种譬喻言说,亦难了知……对于初悟菩萨之般若智慧,彼等诸人尚且不能了知,何况我会中诸亲教师之智慧?何况平实之智慧。”(《起信论讲记》)
  (悲智注:邪师萧平实沉醉在“伪大乘法”中,于“真大乘法”如聋如盲,却胆敢自诩为智慧极高、无人能知的圣地菩萨。《楞严经》曾预言末法时,魔子魔孙将以佛菩萨转世再来的“大妄语”惑乱众生:“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泄佛密因,轻言未学。唯除命终,阴有遗付。云何是人惑乱众生,成大妄语。”)
  ★邪师萧平实:“我知道无余涅盘中的境界。”(《优婆塞戒经讲记》)
  (悲智注:无余涅槃本来“度一切知见”,而邪师萧平实却自诩于此有知见,何其愚也。《楞严经》预言:“其人终不觉知魔着。亦言自得无上涅槃。”)

  其次,邪师萧平实自赞毁他,诽谤圣者。

  ★邪师萧平实:“现今南传佛法诸比丘众亦复如是,悉于阿含密意懵无所知也。如是南传比丘,聘来台湾传授禅法佛法,何益台湾佛子?”(《楞伽经详解》)
  ★邪师萧平实:“二乘解脱之道,乃是三乘菩提中最最粗浅者,而今时之北传、南传大法师、大居士等人,悉已普遍错会。”(《楞伽经详解》)
  ★邪师萧平实:“反观这一百年来全球的一切大善知识们,反观今时台海两岸以及全球五大洲,包括南洋所谓的阿罗汉,有谁能够真正的了知二乘法的解脱道呢?”(《起信论讲记》)
  ★邪师萧平实:“百年来大师们都错会佛教法义”。(《阿含正义》)
  ★邪师萧平实:“纵使有朝一日能亲自证得解脱果之极果,成为俱解脱之大阿罗汉,于平实眼前,终究仍无话语分;于我会中之初悟同修面前,亦无话语分。”(《楞伽经详解》)
  ★邪师萧平实:“世尊显然还是有分别心存在的。”(《心经密意》)
  (悲智注:邪师萧平实所说的“分别心”,指的是有所住、有所执著的妄想心、有漏心。比如:
  ★邪师萧平实:“这个分别心当然就不是无所住的心嘛!”(《大乘无我观》)
  ★邪师萧平实:“依旧是妄心,依旧是分别心”。(《正法眼藏》)
  ★邪师萧平实:“有漏心都名为遍计”、“计度就是分别心的另一个名称,所以此类种子名为遍计习气”。(《识蕴真义》)
  此正如《楞严经》所言:“心中尚轻如来,何况下位声闻缘觉?”)

  再次,邪师萧平实颠倒妄言邪教“正觉会”才有唯一正法。

  ★邪师萧平实:“现在全球了义的正法─宗门的正法,只有在我们这里有,只有我们能摧邪显正。”(《邪见与佛法》)
  ★邪师萧平实:“证悟般若,在目前来讲,这个地球就只有正觉同修会这里才有。不论去到哪里,统统是常见的外道法。”(《起信论讲记》)

  另外,邪师萧平实妄言只能跟他学、唯有看他的书才能开悟。

  ★邪师萧平实:“现在有好多第一义天,都在我们正觉讲堂。将来也可能有外面的读了我的书而成为悟入的第一义天,但在我出书以前还不曾见过有这种人;”(《维摩诘经讲记》)
  ★邪师萧平实:“现在想要供养须陀洹至阿罗汉,只有在正觉同修会中才有。”(《优婆塞戒经讲记》)
  ★邪师萧平实:“不说别的,如果有三明六通的大阿罗汉;当你在正觉明心了,再去拜他为师,他绝对不敢收的;当他知道你从正觉来,已经被印证明心了,假使敢收你为徒,就是准备拆掉自己的法台;”(《优婆塞戒经讲记》)
  ★邪师萧平实:“台湾号称有八九百万佛教徒,其中有几个人证得真如总相智?不会超过一百五十人。而这一百五十人统统是在我们会里悟出来的;”(《邪见与佛法》)
  (悲智注:正如《楞严经》所言:“彼诸鬼神,亦有徒众,各各自谓,成无上道。”)
  ★邪师萧平实:“(一生完成初地的道业)你要如何才能相信不疑呢?只有一个办法:试着依照我这些书上所讲的方法与知见去用功。”(《大乘无我观》)
  (悲智注:“只有一个办法”,指只有看邪师萧平实的书、唯有按照他的邪见和方法才行,再没有别人或其他善知识的方法可行了。)

  邪师萧平实狂能言、擅狡辩,又极胆大、甚无知,类似上述这种自吹自擂、自赞毁他的“大妄语”,在其著作中可谓比比皆是,而其他魔言疯语亦目不暇给,现随举几例:

  ★邪师萧平实:“八敬法并不约束依止菩萨戒的女性在家、出家菩萨。”“今世已在声闻法中修学解脱道的比丘们……应当归命菩萨而不是归命声闻罗汉”。(《阿含正义》)
  (悲智注:此乃“破和合僧”之魔言,造五逆无间地狱罪业)
  ★邪师萧平实:“我过去生中也曾是大禅师、大法王啊!”(《大乘无我观》)
  ★邪师萧平实:“看见未来世的我,也是在家时多,出家时少”(《大乘无我观》)
  ★邪师萧平实:“今生示现在家相,是佛所安排。”(《学佛之心态》)
  ★邪师萧平实:“平实历生不断弘传真正之法义”。(《阿含正义》)
  ★邪师萧平实:“平实此世悟后亦曾得佛召见”。(《阿含正义》)
  (悲智注:《楞严经》预言的末法魔行之一种:“自言是佛身着白衣。受比丘礼诽谤禅律……口中常说神通自在。”“破佛律仪潜行贪欲。”“空魔入其心腑。乃谤持戒名为小乘。”)

  邪师萧平实极尽自我吹嘘之能事:“平实所弘演之解脱道法义,实与古时四阿含所说者无异”、“平实出于人间而说正法,法义一向与三乘经典无二无别”、“作为佛门大师与学人们的真正善知识”、“没有点滴错误之处”、“无人能挑战”(《阿含正义》),然而其所传之邪法实为独家炮制,与世俗所传大乘法尚且差别极大,况于真大乘法则更如云泥之别、了不相触。邪师萧平实于最最基础佛法的极粗浅处尚且错讹万千,何况其狂想臆造之独家所创“错觉妄想法”,背道甚远乃至不可言喻,虚妄邪谬更不知凡几矣!
  虽然邪师萧平实著作颇多,但鉴于其极不诚实、歹毒虚诳,于最最基础佛法之极粗浅处尚且每每撒谎、错会无数,故而本专集择其《阿含概论》(四川大学出版社2011年10月出版)及《阿含正义》(台版全七册)为主要鹄的,以便于台海两岸阅者查证比对。本专集所拣择辨正的问题,以其所犯“幼儿数学”1+1=3、2+1=7之类的极简单低级的错误为主,以尽量少涉及与法住智相关法义、极力避免涉及与涅槃智相关法义为原则,利于明证其为十足的我见未断之魔道凡夫、大妄语者,更免于其痴迷信徒因于伪大乘法浸淫日久、从未触及过真大乘法而根本看不懂而纠缠不清。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1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0-2、指鹿为马,邪师萧平实于相似“伪经”谎称“真经”


  邪师萧平实不仅谎话连篇,而且在极明显处也敢于明目张胆地诓骗,甚至连其所引诸多相似“伪经”的出处都处处撒谎,栽赃并诈称引自真经。
  四部《阿含经》是海内僧俗四众,无论南传还是北传,乃至三乘各宗共许、唯一公认为是佛陀金口所说之最真实可信的真经,为佛陀诸上座大比丘众、上首大弟子、耆宿长老核心僧团所护持、所传播,是佛法的根基和核心。
  邪师萧平实也清楚这一点,比如他说:“四阿含的不可怀疑性”、“全面信受四阿含诸经”、“最原始、最具公信力之阿含诸经”、“最有权威性的经典;非唯北传佛法有之,南传佛法亦复有之”、“平实是全面信受四阿含诸经中的佛语圣教”、“佛教最早期、最正确的文献”。(《阿含正义》P75、81、198、213、1523、2014)
  在《阿含经》中,佛陀曾预言如来正法也必会因诸多“伪经”的出现而流变为相似像法:“有诸相似伪宝出于世间。伪宝出已。真宝则没。”“如来正法欲灭之时。有相似像法生。相似像法出世间已。正法则灭。”(《杂阿含经》)
  佛灭数百年后渐入像法时期,随着相似“伪经”相继而出、横行于世,不仅杜撰种种相似像法,而且极尽歪曲《阿含经》之能事,故而佛陀正法与“真宝”《阿含经》至今已被相似伪法湮灭近两千年矣,此间读全过四部《阿含经》的佛子已寥若晨星,也正应了佛陀所说“相似像法出世间已。正法则灭”的预言。
  虽然如此,近两千年来,诸多魔子以“伪经”诈称攀附“真宝”《阿含经》的丑恶行径却从未断绝,其目的无外乎伪装自己是正宗佛法以诳惑众生,而现今世上最典型者莫过于邪师萧平实,特别是于今信息昌明时代,如其这般明目张胆地对相似“伪经”指鹿为马者,堪称史上少有,若非厚颜无耻、撒谎成性之徒,断不能为、亦不敢为也。
  汉地北传《大藏经》中,有一类经典,虽然在行文、用语与四部《阿含经》极为相似,但却大多不属于《杂部》、《中部》、《长部》或《增一部》这四部《阿含经》中的任何一部,在南传相对应的五部(多出一部名为《小部》,又称《杂藏》)中也绝无出处可寻,故而在《大藏经》中与“真宝”四部《阿含经》并列混杂在一起,一并整理辟归为《阿含部》。这些《阿含部》相似经典,只有少数属于单本“别译”,大多则属于较早编篡的相似“伪经”,多因不同目的而有种种邪见杂入,有的经文甚至错乱不堪,种种邪谬之处在本专集后文涉及时自会评述。
  邪师萧平实正是刻意混淆《阿含部》与《阿含经》的概念,在其著作中引用了大量“伪经”为其邪说作证,其中一类就是这种不属于四部《阿含经》的所谓《阿含部》经典,若其仅仅是引用并明确标注为出自《阿含部》,本也无可厚非,最多属于其无知眼盲而致真伪不分、正邪不辨罢了,但是他却胆大妄为地把不属于四部《阿含经》的所谓《阿含部》经典,诈称并明确地标注出自《杂阿含部》、《中阿含部》、《长阿含部》或《增一阿含部》等四部《阿含经》,实可谓其心歹毒甚于蛇蝎。举例如下:
  ★邪师萧平实:“杂阿含部《缘起经》”(《阿含正义》P1234)
  ★邪师萧平实:“中阿含部《新岁经》”((《阿含正义》P225)
  ★邪师萧平实:“中阿含部《佛说新岁经》”((《阿含正义》P1972)
  ★邪师萧平实:“中阿含部《佛为首迦长者说业报差别经》”((《阿含正义》P1977)
  ★邪师萧平实:“中阿含部《法海经》”((《阿含正义》P2108)
  ★邪师萧平实:“长阿含部《佛开解梵志阿拔经》”((《阿含概论》P368、《阿含正义》P400)
  ★邪师萧平实:“长阿含部《佛说尸迦罗越六方礼经》”((《阿含概论》P460、《阿含正义》P2220)
  ★邪师萧平实:“长阿含部《般泥洹经》”((《阿含正义》P61)
  ★邪师萧平实:“长阿含部《大般涅槃经》”((《阿含正义》P1308)
  ★邪师萧平实:“长阿含部《大集法门经》”((《阿含正义》P404)
  ★邪师萧平实:“长阿含部《起世经》”((《阿含正义》P513)
  ★邪师萧平实:“长阿含部《人本欲生经》”((《阿含正义》P730)
  ★邪师萧平实:“长阿含部《大坚固婆罗门缘起经》”((《阿含正义》P1965)
  ★邪师萧平实:“长阿含部《大楼炭经》”((《阿含正义》P1974)
  ★邪师萧平实:“长阿含部《佛说尼拘陀梵志经》”((《阿含正义》P2053)
  ★邪师萧平实:“《长阿含部十报法经》”((《阿含正义》P1420)
  ★邪师萧平实:“增一阿含部《佛说十一想思念如来经》”((《阿含正义》P2086)
  最不可理喻的是,同一相似“伪经”他却可以随便胡乱标注不同的出处,真是信口开河,想咋说就咋说。比如:
  ★邪师萧平实:“杂阿含部《央掘魔罗经》”((《阿含概论》P206、《阿含正义》P1826)
  ★邪师萧平实:“增一部《央掘魔罗经》”((《阿含正义》P1660)
  更有甚者,邪师萧平实视天下人如无物,竟把根本不属于四部《阿含经》的同一《阿含部》经典,谎称出自两不相干的《杂藏》与《长阿含部》,甚至胡乱地标注不伦不类的《长阿含杂藏》,真可谓荒谬绝伦!比如:
  ★邪师萧平实:“杂藏《佛般泥洹经》”(《阿含正义》P78)
  ★邪师萧平实:“长阿含部《佛般泥洹经》”(《阿含正义》P1963)
  ★邪师萧平实:“长阿含杂藏《佛般泥洹经》”(《阿含正义》P64)
  邪师萧平实谎称其所引经典出自《杂藏》,可不止上述一例呢,还有如:★邪师萧平实:“杂藏《大般涅槃经》”(《阿含正义》P83)。说出自《杂藏》,那可真是不伦不类了,因为本土《大藏经》中就没有翻译《杂藏》,连边都沾不上的。千万不要以为邪师萧平实只是因为无知才误说某经是出自《杂藏》的,那可是没法误说的事,他也明知道《杂藏》是五部《阿含经》中的一部,在其《阿含正义》P70中所引《毘尼母经》的经文,也明确记载着有包括《杂藏》在内的五部《阿含经》,可见他确是明知而恶意欺骗,其心何等阴损歹毒。
  当然,也有甚至连《阿含部》都不是的,他也使劲往阿含上靠,以示正真无伪,比如:★邪师萧平实:“阿含部《罗云忍辱经》”(《阿含概论》P496)、★邪师萧平实:“阿含《佛说罗云忍辱经》”(《阿含正义》P153,“佛说”两字是邪师萧平实硬栽上去的),实属经集部!
  邪师萧平实诈称其所引经文出自“最原始、最具公信力之阿含诸经”,其目的无外乎是为其邪见作证,证其所说正真无伪,可惜,他想说的新创法义在真正《阿含经》中却往往没有,否则他又何至于昧着良心冒法界之大不韪、以造无间地狱罪业为代价而撒谎呢。
  邪师萧平实对四部《阿含经》虽有正面评价,但却不希望人们去直接阅读《阿含经》,所有邪师都不希望人们去直接读经的,那样他们就无法聚拢徒众求取名利,其诸多邪见也会原形毕露,因而佛经也为了只是证明其正真无伪的幌子罢了,诳骗众生都皈投邪师门下并以其邪见对信徒洗脑才是其真实目的。所以,所有邪师都会编造种种理由,劝人远离佛经、只读他的著作。比如:★邪师萧平实:“今时人已经普遍难以读懂古时经文中的言句了,所以应当以真善知识所教导的正确法义作为真实依止”。(《阿含正义》P1315)
  不过,与常常移花接木地篡改“伪经”出处相比,邪师萧平实经常故意曲解乃至直接篡改佛经原文的行为,那才更恶劣呢,容待本专集后文再予细说。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1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0-3、栽赃佛陀,邪师萧平实伪造、讹传“魔法名词”


  除了前文所指出的未证言证造“大妄语”、常常谎称所引经文出处等恶行外,邪师萧平实还经常伪造、讹传种种子虚乌有的“魔法名词”栽赃佛陀,谎称出自四部《阿含经》。比如:本识、本际识、入胎识、诸法本母、第八识、实际、真我、阿赖耶识,等等。

  ★邪师萧平实:“万法是以四阿含中所说的本识为主体;”(《阿含概论》P68)、“万法根源的实相心如来藏——四阿含中所说的本识”。(《阿含正义》P18)
  (悲智注:《阿含经》中根本没有这个万法主体“本识”。)
  ★邪师萧平实:“四阿含诸经中佛所说的本识、入胎识”、“阿含中早已说过有这个本际识(入胎识)的存在了”。(《阿含正义》P817、1800)
  (悲智注:别说《阿含经》,甚至整部《大藏经》中都根本没有“本际识”这三个字,任何佛经中也找不到“入胎识”这三个字。)
  ★邪师萧平实:“四阿含诸经中说的诸法本母、入胎识。”(《阿含概论》P322)
  (悲智注:四部《阿含经》中根本没有“诸法本母”。)
  ★邪师萧平实:“在四阿含诸经中……只有本识——第八识入胎识——才会被佛陀同样说为识。”(《阿含概论》P446)
  (悲智注:就如四部《阿含经》中没有“本识”、“入胎识”一样,也没有“第八识”。)
  ★邪师萧平实:“本识,佛陀在四阿含中有时说为本际、实际、……”。(《阿含概论》P475)
  (悲智注:歪曲“本际”的含义先不说,四部《阿含经》中根本没有“实际”这个佛法名词。)
  ★邪师萧平实:“四阿含处处说到的真我。”(《阿含正义》P843)
  (悲智注:四部《阿含经》根本就没有“真我”这个佛法名词。)
  ★邪师萧平实:“南传佛法阿含经中所说的阿赖耶识”。(《阿含正义》P1175)
  (悲智注:南传五部《阿含经》中没有“阿赖耶识”这四个字。)
  ……
  诸如此类,再次证明邪师萧平实厚颜无耻、撒谎成性。
  邪师萧平实或编造、或讹传的名词就更加数不胜数:十因缘观、住胎识、真神、真识、真主、声闻法、缘觉法、菩萨法、六识心、意识心、非非我、无知定、欲界定、留惑润生、法无我、八苦、有间等法、内六尘、眼聚、解脱色、印证、四种涅槃,等等。
  邪师萧平实错会、误解、曲解或故意歪曲的佛法名词也不胜枚举:离念灵知、觉观、不系识、四禅八定诸禅和无相心三昧、八背舍、法住智、外识、识界、识神、无根信、净色根、意生身、识阴、识食、异比丘、异生、善来比丘、无间等法、心善解脱、法无定法、假号法、十二因缘、取阴俱识、常住法、六情、三转法轮、心意识、婆罗门、虚空、六入、诸根具足、不会论、八敬法、别解脱戒、次法、意根、意识、异我、相在、疑见、无记、本劫本见、六见处、教有难易,等等。
  邪师萧平实还处处错认或谬说诸圣:大迦叶、事火迦叶三兄弟、舍利弗、阿难、童女迦叶、莲花色、妙贤比丘尼、央掘魔罗、满愿子、阿湿波誓、摩罗迦舅、须摩提、频婆娑罗王、大梵天、焰摩迦、郁伽长者、给孤独长者以及弥勒菩萨、观自在菩萨等等。此外,还常常错说种种圣者及其境界:信行、法行、初果乃至四果、身证、见到、信解脱、慧解脱、俱解脱、独觉、缘觉、辟支佛、有余涅槃、无余涅槃,等等。
  这些还仅是邪师萧平实编造、讹传、错会或胡乱解释的名词,若再加上其肆意编造歪曲的法义、错乱的逻辑,及其对佛经的断章取义和胡乱解释等等,真可谓是开口就错、一塌糊涂,而其之所以会如此邪谬,乃至于最最基础佛法的极粗浅处亦错乱不堪,皆因其极度愚痴且于“伪大乘”浸淫日久而于“真大乘”如聋如盲,凡此上述种种,还待本专集一一道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2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1、邪师萧平实瞎说诸禅
  
1-1、邪师萧平实错说“欲界定”与“未到地定”


  ★邪师萧平实:“具足六尘而无语言文字妄想的欲界中离念灵知……只是欲界定罢了!连未到地定都还谈不上。”“觉知心中没有语言妄想时,仍只是欲界定而已”。(《阿含概论》P271、348、《阿含正义》P1081)
  ★邪师萧平实:“识阴六识或意识存在时,离念灵知就存在;”“离念灵知——无语言文字的知觉性”。(《阿含正义》P1180、1328)

  首先,真实佛法中根本没有“欲界定”与“未到地定”,这是晚世流变后的世俗佛法。而这两个所谓的定,既没有确定不善法的止息,也没有任何确定的功德善法生起,还没有任何标准的禅相境界,这哪是定啊!若是对教外普通民众讲法,随顺流变的世俗佛法而说,本也无可厚非,但是,邪师萧平实显然不是在为教外人讲通俗法,就不可谓无过了。
  即使假设他是随顺世俗的说法,他上述对欲界定的论述同样是大有问题的。
  第一,打坐时若“无语言文字妄想”,那一定是在已经离欲的初禅以上了。得正定的第一项止息或超越的不善法就是“语言”。如经云:“阿难白佛言。世尊。云何渐次诸行止息。佛告阿难。初禅正受时。言语止息。”(《杂阿含经》)“若入初禅。则声刺灭。”(《长阿含经》)关于“言语止息”问题,留待邪师萧平实对初禅种种错乱解说中再予详细讨论。
  第二,一切未得灭尽定之众生皆不可能须臾“离念”或刹那断灭意识,即使是初禅离语言文字却依然有想、有念,乃至证得无想定或非想非非想定,也同样是有想、有念、有意识的,邪师萧平实认为无语言文字就是离念,那可真是太颠倒了。有六识或意识存在,就必定有想、念;反过来说也成立,有想、念,就必定有六识或意识存在。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无想定依然有想、有念、有意识,尚有“念无想界”之一念。如经云,“比丘入灭尽定者。想及知灭。比丘入无想定者。想知不灭。”“有二因二缘住无想定。云何为二。一者不念一切想,二者念无想界。”(《中阿含经》)而无想定亦有想这一点,邪师萧平实的信徒们是根本不知道的,因为这是萧平实为了维护其“伪唯识”邪见,刻意对“真大乘法”进行隐瞒、欺骗并颠倒说法造成的。关于无想定的真相,则留待邪师萧平实对无想定的种种错乱解说中再予详细解释。
  可见,邪师萧平实说“识阴六识或意识存在时,离念灵知就存在”,完全是颠倒说,意识存在绝对不可能“离念”,这是最最基础粗浅的佛法常识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2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1-2、望文生义:邪师萧平实错解初禅之“离生”


  ★邪师萧平实:“因为初禅人已离欲界生,不再受生于欲界中了,所以是离欲界生,简称为离生喜乐定”。(《阿含概论》P397、《阿含正义》P1192)
  ★邪师萧平实:“离欲界生而得初禅喜乐之禅定,简称离生喜乐定。”(《阿含正义》P536)

  邪师萧平实显然根本不明白“离生”两个字的真实含义,误以为“离”的是“欲界生”,而实际上,“离”,指的是离“欲”和“恶不善法”,“生”指的是由离欲所“生起”喜乐。
  如经云:“世间有比丘,离欲,离不善法,有寻,有伺,具足由离所生之喜、乐之初静虑而住。寻、伺、寂静故,于内等净,心一趣性,无寻、无伺,具足由定而生喜、乐之第二静虑而住。”(《增支部阿含经》)
  “余嗣后即离诸欲,离不善法,有寻有伺,而逮达由离所生喜乐之初禅而住。(《相应部阿含经》)
  “圣弟子离欲.离恶不善之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得初禅成就游……圣弟子觉.观已息。内静.一心。无觉.无观。定生喜.乐。得第二禅成就游。”(《中阿含经》)
  所以,与初禅有关的“离生”两个字,不是其误会的“离欲界生”,而是“由离所生”,二禅的喜乐是“由定所生”。可见,邪师萧平实在最最基础佛法极粗浅处,往往错会得一塌糊涂。
  由对“离”字义之无知,邪师萧平实还误以为初禅中离欲的觉知心,是“与欲相应的”,比如,★邪师萧平实:“在初禅中观察能知能觉的心是有兴衰的,是与欲相应的”。(《阿含正义》P1157)何其颠倒!
  在《阿含正义》P311中,其所引《杂阿含经》经文中讲解“信行”时有“超升离生”字样,邪师萧平实又误解为是与初禅有关的“离欲界生”,岂不知这个“离生”根本就与初禅无关,即使解释为“由离所生”也是错误的,而是“离恶道生”,稍待在破斥邪师萧平实妄说圣境中再予详细解说。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2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1-3、邪师萧平实臆想初禅乐受生起于胸腔


  ★邪师萧平实:“如初禅一般出现胸腔中的身乐觉触”。“证得初禅而发起胸腔中的乐触”。(《阿含正义》P537、1242)

  欲界乐受,皆因五根触受五欲功德而生起,而初禅中的乐受,恰恰相反,是由离五欲、静极而生,称为离生喜乐。如经云:“有二受。欲受.离欲受。云何欲受。五欲功德因缘生受。是名欲受。云何离欲受。谓比丘离欲.恶不善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初禅具足住。是名离欲受。”(《杂阿含经》)
  然而,初禅中由离欲所生起的喜乐觉受,却远非像邪师萧平实所说的在胸腔中,而是由五根之中由内(非触外五尘)生起喜乐,充满五根,乃至身诸毛孔,皆悉喜悦,乐受遍身而无有空处,远胜于欲界五欲功德一切乐受,得初禅乐受与清净一心解脱,必定成为初入此境界者前所未有、极其非凡的心智体验,可谓刻骨铭心。
  如经云:“离欲、离不善法、有寻、有伺、成就由离所生喜乐住于初禅。彼以其身由离所生喜乐,使之浸润充溢,以其全身到处由离所生喜乐而无不透彻。”(《中部阿含经》)“有众生离生喜乐。处处润泽。处处敷悦。举身充满。无不满处。所谓离生喜乐。”(《杂阿含经》)
  再比如:“彼即舍欲恶不善法。与觉观俱而受喜乐。得入初禅。彼以喜乐润渍于身。遍满盈溢无不遍处。如人巧浴器盛细末药。以水渍之和合相得。其水润渍无有不润。而无零落。比丘得入初禅。亦复如是。喜乐遍身无有空处。此是最初现身得乐。”(《律》)
  若已破除我见、断三结者,因离欲、静极而得初禅,即已证得有余身心烦恼的涅槃——有余依涅槃,成为三果以上圣者。此时,除五根中皆生种种乐受,亦有心解脱之极光净空明“一心”大光明生,亦或眼生,于暗夜黑屋亦得见大光明,乃至光明中见种种天色天相,亦或耳生,闻天鼓自鸣若千雷齐震之大雷音,亦或因超出魔王境界而使魔波旬境界皆悉震动,恰如佛陀、圣者涅槃时,也会天地震动,天鼓响鸣,有大音声,亦如此类,“彼人善断欲,不可以欲牵,已过魔境界,是故我怀忧。”(《杂阿含经》)
  此等具正见与正定的心解脱圣者,初证涅槃智分,身心皆欢喜无量,此中或有极寥寥真实大乘者已证入晚世所谓的菩萨圣位,开始以涅槃智起修无量数劫的漫漫佛道新征途。若如★邪师萧平实所言:“不必刻意去修解脱道,以免浪费时间。”(《阿含正义》P2182)纯属伪大乘者的颠倒说法,若无法住智与涅槃智,绝非真实大乘行者。
  与芸芸伪大乘者相比,真实大乘者必极寥寥乃至亿万之中难见有一,且必为已发出离心、成就解脱道果者。若无出离心者必绝无菩提心,离开解脱道的成就必绝无真实大乘法可言,舍离解脱道而欲求无上佛道者,如缘木求鱼,必不可得!
  相反,如邪师萧平实这般割裂佛法的伪大乘人,不发出离心、拒证解脱道,贬低、诽谤阿罗汉不遗余力,发无上菩提之心只是夸夸奢谈,实为阉割菩提道者。
  晚世不明解脱道之邪见者所编篡的伪经邪论,把真大乘菩萨解脱、不住烦恼,讹传为不断烦恼、保留或重新生起一分思惑烦恼,即如邪师萧平实喋喋不休所讹传“留惑润生”的颠倒邪见,★邪师萧平实:“保留最后一分思惑故意不断”、“平实却要请求您回小向大,重新生起一分思惑、留惑润生,来修学成佛之道”、“至于进断有漏与无明漏,那就免了!因为平实希望您成为菩萨”。(《阿含正义》P133、1241、1594)萧邪这人咋就这么坏呢!
  伪大乘者根本不知道真大乘菩萨入于轮回度众生,是乘誓愿力再来,并非依惑业烦恼而来。比如,“佛告五比丘。汝等一心求正断烦恼。我先亦一心求正断烦恼。故得成无上正觉”(《律》)佛陀为圆成佛道,亦一心求断尽烦恼,而非故意保留烦恼,更谈不上重新生起烦恼,此颠倒之说,恰似精金重为矿,绝无是处!
  哪里有真大乘人?必须是、一定是在懂解脱道的人中才有,必须是那些或正在学习、或圆满成就解脱道的人才可能是真大乘人。不发出离心、既不懂又拒证解脱道的那些自诩唯求无上菩提者,绝不可能是真大乘人,皆阉割佛法、分裂僧团之魔子魔孙!若如邪师萧平实这般于解脱道尚且错谬百出者,欲成无上佛道、演说妙法,绝无是处。真大乘法的道理绝非一言可明,容待后叙,现拉回主题。
  得定,则眼生、明生;失定,而眼灭、明灭;定力越深广、心解脱之光明越炽盛。如经云:“心无放逸,修行精勤故,便得光明而见色”、“失定而灭眼,眼灭已,我本所得光明而见色,彼见色光明寻复灭。”“少入定故,少眼清净;少眼清净故,我少知光明,亦少见色。”“广入定故,广眼清净;广眼清净故,我广知光明,亦广见色。”(《中阿含经》)
  顺便说一句,经中所说的魔天震动,邪师萧平实也错会为是他化自在天震动:“特别是在他化自在天中,都会有大震动的”(《阿含正义》P1504)很多佛陀圣弟子会往生到他化自在天的,那里不是魔王天。除非有人替他辩解说他是在给外道邪众随顺讲世俗佛法,否则不可谓无过。
  邪师萧平实总是以臆想虚妄法诳惑众生,常常为神化、抬高自己而诽谤他人,比如,★邪师萧平实:“在正觉同修会以外,很难得遇见有发起初禅的人;”(《阿含正义》P1066)这话恰恰说颠倒了!
  首先,邪教正觉会的信徒很难发起初禅,未证言证的大妄语已是极恶不善法,若不远离邪教正觉会并公开发露忏悔,想发起初禅那可太难了。退一步来说,假若邪教正觉会有人因宿世善根深厚真的发起初禅,极可能会认清邪师萧平实丑恶嘴脸和歹毒用心而远离之。
  其次,并非如邪师萧平实所言“在正觉同修会以外,很难得遇见有发起初禅的人”,而实际上这个世界上证得初禅以上的人可谓数不胜数,每日精进禅修十数小时经年不间断者亦不计其数,东南亚有的道场几十万人集体连续禅修数日也是常有的事;二十多年前悲智在西安读研期间,曾常去《空谷幽兰:寻访当代中国隐士》一书中提到的西安卧龙寺,不仅寺中僧众数十年如一日地经年禅修不断,还经常组织全国性的禅七活动,大量来自全国各地的禅修者,进行每期连续十个七天的密集禅修;今时现在,遍布中国乃至世界各地的禅修道场或禅修营就更如雨后春笋且场场爆满,诸如此类皆证明:邪师萧平实真乃井底之蛙、孤陋寡闻之徒也!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3 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1-4、邪师萧平实错会“觉观”义、妄言初禅时“口行”灭


  ★邪师萧平实:“证初果、二果之人,灭除欲界觉观,所以远离舌味、鼻香、男女根细滑触,实证初禅等至以后,成就心解脱,入三果位,亦是口行灭。”(《阿含概论》P353)
  ★邪师萧平实:“口行阴之最细者,譬如四空定中——特别是非想非非想定中——对自己是否存在也无所了知的了知性,因为仍然维持著意识心的极微细了知存在,这也是口行阴,因为尚有最极微细的觉观存在”。(《阿含正义》P1073)
  ★邪师萧平实:“没有觉观,没有觉知”、“必须灭除能知能见与一切觉观,才能进入无余涅槃;但是凡夫的觉观必然无法灭除,因为意识仍然存在,一定会有觉与观、会有知与见存在;”(《阿含正义》P1320、1324)

  邪师萧平实这几段话中错谬矛盾太多了,其讹传初禅断鼻、舌二识,后面将有专文破斥,其妄言非想非非想定不能自觉,亦将留待其错说无色定一文中破斥。
  既说初禅口行灭,又言非非想定口行在,是不是本身就很矛盾呢?邪师萧平实之所以会如此错乱,根本原因在于其既错会禅定中“觉观”之义、又不懂禅定中之“口行”指的是什么。
  在证得初禅时,已离欲与恶不善法,生起觉、观、喜、乐、一心等五支功德善法,如经云:“尊者!初禅之比丘有寻、伺、喜、乐及一心。尊者,如是初禅有五支也。”(《中部阿含经》)
  邪师萧平实错会意识之“觉知”,误以为那是诸禅中的觉与观。而禅定中的觉、观是专有名词,特指相对于欲界散乱心而言的指认、寻求、伺察之功德善法之心,故而有时翻译为更恰当的寻、伺。若无此寻、伺之心,根本不可能灭去欲界乱想而证得初禅。
  证得初禅“言语止息”、“声刺灭”,但是“口行”未灭,这个觉观或曰寻伺就是口行。如经云:“有觉.有观名为口行。”(《杂阿含经》)“寻、伺于先而后发语,是故寻、伺为口行也。”(《中部阿含经》)
  初禅所灭“声刺”,指的是内心最粗重的思维“外壳”——言语,这个言语未必是张口讲话才有。当我们静静地想事情时,若静心观察就会发现,内心中所思维的内容,往往是使用“语言”乃至“文字”在议论、表达的,也就是内心里会有一个说话的“声音”,比如,中国人头脑中所“说”的自然是汉语。
  当入于初禅时,虽然心中粗浅的“语言文字相”已经灭尽,清净一心也已经显现,但是,此时依然是有寻、伺等思维之心行相存在的,这个心念“寻”是不带有“语言”外壳的振动、声音,是可以被有天耳者听闻到的心声。如经云:“又依闻寻扩大活动之音声,观察(他心)”(《长部阿含经》)而在《杂阿含经(五○三)》中记载,目犍连曾在王舍城入于定中,与住在四百公里以外舍卫国的佛陀,通过天眼、天耳对谈,定中虽然没有粗重的语言文字这个外壳,但是并不妨碍进行不依于语言文字的交流。
  初禅中,内在的寻求、伺察之心依然在检查和指认,比如,在指认心解脱的“清净一心”时,内心可以生起“这就是清净一心”想,但是却没有对“这就是清净一心”这个语言文字的命名,若此时以语言文字来指认命名“这是清净一心”,五支功德善法将立即消失并退出初禅。宗门也说清净真心离文字相,不可用语言命名和指认,恰如哑巴做梦说不得。
  如果能够进而灭掉这个扰动不安的觉观、伺察之心,就能使内心进一步安住下来,“觉观刺灭”就可以入于被称作“圣默然定”的二禅。所谓圣默然,内心中的掉动“口行”也不存在了,默然而住。如经云,“若有比丘息有觉有观,内净一心,无觉无观三昧生喜乐,第二禅具足住,是名圣默然。”(《杂阿含经》)这时“口行”就灭除了,邪师萧平实误以为非非想定中的知觉性就是觉观、口行,错得远不止十万八千里了。

  ★邪师萧平实:“想阴其实是包括二种的:语言文字的想阴及离念灵知。离念灵知就是离语言之思想而直接了知”。(《阿含正义》P1071)
  ★邪师萧平实:“证得初禅以后,离开欲界境界而住于初禅定境的离念灵知境界中”。(《阿含正义》P1216)

  “言语止息”的初禅依然有种种想、知、寻、伺的存在,邪师萧平实所说的“离语言之思想而直接了知”并非“离念”,无想定中想与知不灭依然有“念无想界”之一念,即使非非想定中依然有三界最微细想、念、觉、知的存在,一切未得灭尽定之众生皆不可能须臾、刹那离念,只要“想阴”在,就不可谓“离念灵知”,又怎么可以说“离念灵知”属于想阴呢?
  可见,邪师萧平实对于禅法的最粗浅道理都错乱得一塌糊涂,非未证言证之大妄语者而何?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3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1-5、邪师萧平实捏造证初禅者身中生起色界天身


  ★邪师萧平实:“尚未发起色界天身,故无乐触生起”。(《阿含正义》P1067)
  ★邪师萧平实:“证色界三禅天以下的定境,就会有三禅天以下的天身发起于人身之中,与人身和合在一起而互相摩触,以此缘故,证得色界定的人们就产生了乐触”。(《阿含正义》P511)

  前面已经破斥了邪师萧平实于“离生”之无知,即初禅乐受实际上是“离欲所生”,并非生起色界天身与人身摩触所生。若清净细色与欲界色身摩触,则会于未证初禅前生起痒、动、轻、重、冷、热、涩、滑等八触,有禅坐经验者皆知八触并非乐受,更似四大不调或发病苦受,比如,奇痒、冰冷、燥热等。
  又且,根本就没有证禅定后于身中发起色界天身之事,若非一时发起神通而幻化出种种幻身,则平时于欲界人身中绝无欲界、色界或无色界天身实有并同时存在。如经云:“若有欲界人身四大诸根时。无有欲界天身。色界天身。乃至有想无想处天身。”(《长阿含经》)邪师萧平实捏造证初禅者身中生起色界天身,只是其自欺欺人的妄想罢了。
  邪师萧平实每每以子虚妄想法当做真实,无知也就罢了,明明无知却跑出来骗人,那性质就变成无耻、歹毒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3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1-6、邪师萧平实乱解“猗”、“轻安”等佛法名词


  对《杂阿含经》中所提到的七觉支:“谓念觉支。择法.精进.猗.喜.定.舍觉支。”邪师萧平实是这样解释的:
  ★邪师萧平实:“是说念觉支、简择正法觉支、精进觉支、生起乐触觉支(猗是说证得初禅而发起胸腔中的乐触)、欢喜离欲觉支、心得决定觉支、舍离欲贪觉支”。(《阿含正义》P1242)

  邪师萧平实显然是错会了猗觉支的含义,误以为“猗”是乐触乐受,也即误以“猗”为喜觉支,他自然就紧接着又错会了喜、定这两个觉支。
  实际上,猗,又作猗息、止息、轻安、超越等,是身心之种种欲、恶不善法、言语等等的止息。在经中,还明确提到猗觉支修习满足才可以生起乐受的喜觉支,进而生起心定觉支。如经云:“修猗觉支已。猗觉满足。身猗息已。则爱乐。爱乐已心定。则修定觉支。”(《杂阿含经》)由此亦可见“猗”并非喜觉支。
  “猗”有时又译作“轻安”,如经云:“比丘修习轻安觉支时,于比丘轻安觉支修习圆满,身轻安者,则得乐,得乐者,则得心定。”(《相应部阿含经》)

  ★邪师萧平实:“犹如某些名师一样误将欲界定、未到地定中的轻安无念境界,错认为初禅的实证”。(《阿含正义》P1838)

  这是邪师萧平实于“轻安”含义无知乱用的一个案例。修习禅定,最初所得轻安,就是对欲、恶不善法和言语的止息,止息不善法,身心方得轻安。
  欲界定有什么不善法的轻安与止息呢?一切未得灭尽定之众生皆不可能须臾、刹那离念,无想定与非非想定亦概莫能外,欲界定又怎么可能无念呢?
  由此可见,邪师萧平实毫无真修实证,所言全凭妄想而已。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4 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1-7、邪师萧平实讹传初禅断鼻、舌二识


  ★邪师萧平实:“由初禅的实证而灭除鼻舌二识,来灭除香、味二尘;再经二、三、四禅的灭除眼耳身识,因此灭除其余的色声触三尘,然后才能在第四禅中灭除意识而灭除法尘,进入无想定中;”(《阿含概论》P131)
  ★邪师萧平实:“色界天人都无舌根及鼻根的胜义根,这二根都只有扶尘根,所以色界天没有香与味,故不能了别欲界抟食的香与味。”(《阿含正义》P512)

  初禅至四禅乃至色界四禅天人皆诸根具足,对于六尘也都有觉知和分辨识别的能力,六识皆在故。故而,邪师萧平实不仅错说初禅,他对二、三、四禅境界的论述也都是错误的,而且入无想定也并没有灭除意识,是想知不灭的,这些都将在后文评说。
  比如一:“世尊处中蹑琉璃道。索诃世界主大梵天王。于其右边蹈黄金道……尔时世尊循宝阶下。去此十二踰善那。人气上薰如死尸臭。令彼诸天不能鼻嗅。世尊知已化作牛头旃檀香林。令气芬馥闻者欢喜。”(《律》)
  可见,初禅天主大梵天王及其诸天是有鼻根能嗅香味的。
  比如二:“地上自然有地肥。极为香美。胜于甘露。欲知彼地肥气味。犹如甜蒲桃酒。比丘当知。或有此时。光音天自相谓言。我等欲至阎浮提。观看彼地形还复之时。光音天子来下世间。见地上有此地肥。便以指尝着口中而取食之。”(《增一阿含经》)
  可见,二禅天的光音天众生是有舌根能尝味、“能了别欲界抟食的香与味”。
  比如三:“此世坏时。若有众生生晃昱天(注:二禅之光音天)。彼于其中妙色意生。一切支节诸根具足。”(《中阿含经》)
  可见,二禅天的光音天众生不仅有鼻、舌二根能嗅香、尝味,而且是六根皆有、“诸根具足”的。
  比如四:“何者是粗之我得耶?谓:有形之(色身),四大所成、搏食所养者,此为粗之我得。何者是意所成之我得耶?谓:有形之(色身),具足大小支节、诸根圆满,此为意所成之我得。何者是无形之我得耶?谓:无形色之想所成者,此为无形之我得。(《长部阿含经》)
  可见,色界意生众生,皆诸根圆满,六根具足。
  上述经文都是事实性的,还有稍微深入一些的法义性经文,为免有人读不懂而纠缠不清,还影响本文简约,这里就不引用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譬如《增支部阿含经•阿难经》,经中指出唯有在几种无色界虚空定的情况下,即使依然有想,前五根也不领受前五尘,故而不生起前五识,也就是对色、声、香、味、触等五尘无觉无知。如果有朋友读不懂也无所谓,略过即可。
  话说回来,邪师萧平实之所以于粗浅佛法常识亦处处颠倒错乱,皆因浸淫于其虚无的“伪唯识”日久,反倒对“真大乘法”几无所知,岂不悲哀。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4 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1-8、邪师萧平实讹传二禅已断五识、不触五尘


  ★邪师萧平实:“由初禅的实证而灭除鼻舌二识,来灭除香、味二尘;再经二、三、四禅的灭除眼耳身识,因此灭除其余的色声触三尘,然后才能在第四禅中灭除意识而灭除法尘,进入无想定中;”“始从二禅等至开始就都不触五尘境界”。(《阿含概论》P131、271、《阿含正义》P1452)
  ★邪师萧平实:“舍离初禅的身乐,离开五尘而使前五识断灭了,只剩下意识觉知心独住于定境中,五尘与五识都灭尽了,住在二禅等至的定境中”。(《阿含概论》P379、《阿含正义》P1151)

  入二禅要“舍离初禅的身乐”,这纯属邪师萧平实的妄想法,实际上,入二禅只是止息了初禅中觉、观、喜、乐、一心五支功德中的觉、观而已,二禅中身乐依然存在。
  在上文《邪师萧平实讹传初禅断鼻、舌二识》中已讲过,初禅至四禅乃至色界四禅天人皆诸根具足,对于六尘也都有觉知和分辨识别的能力,六识皆在故。故而,邪师萧平实不仅错说初禅,他对二、三、四禅境界的论述也都是错误的,而且入无想定也并没有灭除意识,是想知不灭的,这将在后文评说。上文还举了很多经文为证,证明色界四禅及其天人前五识、五尘皆未断灭。现再举几例经律来做证明。
  比如:“若有依初禅得天耳。是人则能从阿鼻地狱乃至阿迦尼吒天。其中音声自在能闻。若比丘依第二第三第四禅亦如是。目连比丘依四禅。善修天耳通。若欲闻阿鼻地狱乃至阿迦尼吒天其中众生所有音声。皆悉能闻。”(《律》)“尔时尊者童子迦叶。于其水中入顶第四禅。以天耳闻王语声。”(《律》)
  可见,直至四禅,依然有耳根能闻声尘,乃至色界最高处的阿迦尼吒(即色究竟)天,亦有音声。
  再比如:“若比丘依初禅善修天眼通。是人则能从阿鼻地狱上至阿迦尼吒天。其中众生死此生彼。皆悉能见。若人依第二第三第四禅亦如是。目连比丘。依四禅善修天眼通。若从阿鼻地狱乃至阿迦尼吒天。其中众生死此生彼。皆悉能见。”(《律》)
  可见,直至四禅,依然有眼根能见色尘,乃至色界最高处的阿迦尼吒(即色究竟)天,亦复如是。

  ★邪师萧平实:“离五尘贪的灵知(二禅以上等至位中离五尘的离念灵知)”。(《阿含正义》P324)

  在二禅至四禅之中依然有色、声、香、味、触等种种色想,并非“离念”没有色想,亦非没有色贪。二禅乃至四禅既没断五识离五尘、也没有离五尘贪,邪师萧平实显然是把离欲贪与离色贪搞混淆了,才出此颠倒错乱之语。
  若想由第四禅入无色界的空无边处定,就要思维呵责种种色想的过患,由厌患而离色贪,超越、止息与五尘相关之种种色想而证入无色界之虚空定,如出牢狱、似鸟出笼。如经云:“比丘度(注:超越、止息)一切色想。灭有对想。不念若干想。无量空。是无量空处成就游。”(《中阿含经》)

  ★邪师萧平实:“于1992年初进修二禅,久后方证‘住一识处’之境界中,如实了知‘内净一心,定生喜乐’之义。随后又于(初禅)等持境界中,经历虚空粉碎及大地落沉境界”。(《灯影》)
  ★邪师萧平实:“虚空粉碎:此亦初禅中之定境觉受”、“大地平沉:仍属初禅定境”。(《正法眼藏》)

  邪师萧平实错认“虚空粉碎”与“大地平沉”属初禅境界,亦属其妄想胡言。
  实际上,这两个词都是在讲同一件事,超越前五识与色阴或色法,入虚空定。因为任何物质现象都没有超出色界,“虚空”也是没有超出色法范畴,当修行人超越色界时,称为“粉碎虚空”、“大地平沉”。邪师萧平实还错会“虚空”之义,因与二禅关系不大,故暂时存而不论。
  其实,若按照邪师萧平实初禅尚有眼根与色尘、始从二禅即断灭前五识的邪见,他应该错会于二禅经历虚空粉碎及大地落沉境界方才更符合逻辑,可是他竟然肆意无稽地胡说此皆属初禅境界,哪里还有逻辑可言,跟着他修学如此错乱邪法能不精神错乱乎?
  二禅之中是否有前五识、能否辨识前五尘,是比“自己是不是眼瞎、能否看到东西”还更容易分辨的一件事情,证得定生喜乐的二禅者,也必于此清楚明了、如实知见。然而,邪师萧平实竟然误以为二禅是断灭五识、唯有意识独存的“一识”处,并依此邪见妄言其已证得耳聋眼瞎的“萧氏独门二禅”,邪师萧平实乃未证言证之大妄语者!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4 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1-9、邪师萧平实错会二禅之“无觉无观”义


  ★邪师萧平实:“只余意识觉知心住于二禅定境中,这时已能远离五尘中的觉与观……故名无觉无观三昧;”(《阿含概论》P537)
  ★邪师萧平实:“二至四禅的无觉无观三昧,其境界中并非完全没有觉观,其实都是仍有意识觉知心存在……方便说为无觉无观三昧,所以这类无觉无观三昧都是依欲界五尘觉观的灭除而说为无觉无观,并非没有色界中的觉观……是有意识觉知心存在的,当然无法断除我见与我执”。(《阿含正义》P1160)

  有前面《邪师萧平实错会“觉观”义、妄言初禅时“口行”灭》与《邪师萧平实讹传二禅已断五识、不触五尘》等文,本文已无需多论。上述这两段话凸显邪师萧平实多年来一直都没有丝毫进步,还是满脑子邪见,毫不觉悟自己把禅定中的专有名词“觉观”(即寻伺)错会为“知觉”,不仅误以为二禅对五尘是无知无觉的,更进而错会只是断除觉观或寻伺口行的“无觉无观”为无知无觉。
  由初禅进修二禅,止息的是初禅中的口行“觉观”,此“觉观”对下地欲界而言是生起初禅的功德善法,但对上地二禅的生起却是障碍或“刺”,应予呵责、止息、灭尽、拔除。如经云:“灭有觉.观。内喜.一心。无觉.无观。定生喜.乐。入第二禅。”“入第二禅。则觉观刺灭。”(《长阿含经》)
  二禅既没有灭除对五尘的知觉,更谈不上是依灭除对五尘的知觉而说为“无觉无观”,邪师萧平实纯属望文生义而说妄想法。
  更何况,最后一句话也错得离谱,邪师萧平实竟妄言有意识觉知心就无法断除我见与我执。而实际上,一切圣者都必定是在意识觉知心存在的情况下生起智慧而断除我见与我执的,且智与想俱,如佛言“由想有智”,若无想则无智可言,此乃基础佛法常识,足见邪师萧平实太能胡说乱扯了!

  ★邪师萧平实:“黑暗无光的二禅天境界”。(《阿含正义》P1691)

  比如,佛经中说:“诸比丘。萤火之明不如灯烛。灯烛之明不如炬火。炬火之明不如积火积火之明不如四天王宫殿.城墎.璎珞.衣服.身色光明。四天王宫殿.城墎.璎珞.衣服.身色光明不如三十三天光明。三十三天光明不如焰摩天光明。焰摩天光明不如兜率天光明。兜率天光明不如化自在天光明。化自在天光明不如他化自在天光明。他化自在天光明不如梵迦夷天宫殿.衣服身色光明。梵迦夷天宫殿.衣服.身色光明不如光念天(注:二禅光音天)光明。光念天光明不如遍净天光明。”(《长阿含经》)
  诸天光明非臆想可知,欲界地居天之光明尚且如是:“释提桓因光明普照耆阇崛山”(《杂阿含经》)人类目前尚未有照明设备可以光明彻照整座大山的吧?何况欲界虚空诸天光明,更何况初禅诸梵天、二禅诸光天等色界天光明,实非日月光明可比:“多有诸天,今此日月虽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佑,有大威神,然其光明故不及诸天光明也。”(《中阿含经》)
  在邪师萧平实瞎说二禅处忍不住顺便提一下他这个疯话,真不知道他咋能如此愚蠢,即使脑袋被驴踢、门夹、灌水三事和合也不至于说出这样的蠢话啊,这等低级错误还拿出来破斥,悲智都觉得很惭愧,实在太没有技术含量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5 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1-10、邪师萧平实错乱解说三禅境界


  ★邪师萧平实:“舍离初禅的身乐,离开五尘而使前五识断灭了,只剩下意识觉知心独住于定境中,五尘与五识都灭尽了,住在二禅等至的定境中……仍然有眼见色、耳闻声、身知触、意知法等四尘境界存在”。(《阿含概论》P379)
  ★邪师萧平实:“舍离二禅等至位中的心中大喜,进入三禅等至位中,一样是不堕于五尘之中,再度发起了二禅等至位中所舍弃的初禅身乐,却仍然保有二禅中的大喜”。(《阿含概论》P379)

  邪师萧平实说的这都是啥瞎话啊,比南郭先生还胆大呢,瞎吹乱弹嘛,真是乱七八糟,对禅法次第连鹦鹉学舌都学得一塌糊涂!
  在之前《邪师萧平实讹传二禅已断五识、不触五尘》一文中说过,色界四禅及其天人前五识、五尘皆未断灭,故而,关于其三禅“一样是不堕于五尘之中”的邪见,在此从略。
  邪师萧平实经常在同一段话里自打嘴巴,刚说完二禅中“五尘与五识都灭尽了”,马上就自相矛盾地说“仍然有眼见色、耳闻声、身知触、意知法等四尘境界存在”;刚说完三禅“舍离二禅等至位中的心中大喜”,马上就自相矛盾地说“却仍然保有二禅中的大喜”,何其愚痴错乱。
  实际上,入二禅并非“舍离初禅的身乐”,入二禅只是止息了初禅中觉、观、喜、乐、一心五支功德中的觉、观而已,二禅身心中的喜、乐依然存在。由二禅进入三禅,止息的是二禅中粗重的“喜”支。如经云:“入第二禅。则觉观刺灭。入第三禅。则喜刺灭。”(《长阿含经》)
  虽然入三禅要先舍离二禅的“喜”支,但是,喜与乐,却并非如邪师萧平实所说的是“心中大喜”与“身乐”这种身与心上的差别。实际上,“喜”是粗重的身心“乐”,“乐”是微细的身心“喜”,就如初禅中的觉、观二支也是粗细的差别一样。
  归纳一下邪师萧平实对禅定中“乐”支的错误说法,他误以为初禅入二禅时止息身乐,还妄认二禅中没有身乐,到三禅中“再度发起”二禅等至位中所舍弃的初禅身乐。实际上是,初禅入二禅时,喜、乐支皆在,二禅入三禅时止息的是粗重的“喜”支,微细的“乐”支尚在。
  邪师萧平实在最最基础佛法常识的极粗浅处常常错乱不堪,却喜欢自吹自擂造大妄语,若罪业成熟则难逃无间地狱的果报啊。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5 02:08 | 显示全部楼层
  
1-11、邪师萧平实错乱解说四禅境界


  ★邪师萧平实:“四禅等至位中是息脉俱断的,并且是始从二禅等至开始就都不触五尘境界;”(《阿含概论》P271)
  ★邪师萧平实:“只要色身还在呼吸、心脏还在跳动,那就是还有身行;所以,灭除身行的境界,是在进入第四禅或在四禅前的未到地定的深定中,才会灭除的,四禅后才能证入的无想定中更是如此。”(《阿含正义》P1084)
  ★邪师萧平实:“乃至终于修得第四禅以后,恐惧呼吸、脉搏断灭而导致死亡,又退出第四禅而回到三禅境界中,使呼吸、脉搏又复现起以后才安下心来”(《阿含概论》P351、《阿含正义》P1090)

  在之前《邪师萧平实讹传二禅已断五识、不触五尘》等文中已经说过了,即使证得四禅,依然六识皆在,亦能了知分别六尘,故而,本文对邪师萧平实所妄言的四禅中不触五尘的邪见不再赘述了。不过,由于邪师萧平实错会四禅中断灭前五识和五尘,故而胡说佛陀晚年背痛时,就会入于第四禅灭除觉知而暂离背痛。
  ★邪师萧平实:“若进入四禅等至中,远离了五尘,所以也没有背痛之苦;”(《阿含正义》P1361)
  而实际上,佛陀是进入无想定才暂时远离前五识而暂灭背痛之苦的。如经云:“吾已老矣,年且八十。譬如故车,方便修治得有所至;吾身亦然,以方便力得少留寿,自力精进,忍此苦痛,不念一切想,入无想定,时我身安隐,无有恼患。”(《长阿含经》)
  但是,无想定中依然是有想、有念、有意识存在的,邪师萧平实故意隐瞒欺骗说无想定中意识是断灭的,是诽谤佛法以维护其邪见的恶行,这在下文《邪师萧平实刻意隐瞒、欺骗说无想定中意识断灭》中再予详解。
  邪师萧平实所说的“四禅等至位中是息脉俱断”,这是晚世流变后的世间通俗佛法,并非真实,若他只是对教外普通民众或者其他邪教信徒讲法,为避免纠缠不清而随顺流变的世间通俗佛法而说,本也无可厚非,但是,邪师萧平实显然不是在为教外人士讲通俗法,那就不可谓无过了。
  四禅中,只是止息了出入息,还没有止息脉动呢,佛经也在在处处如是说:“四禅正受时。出入息止息。”(《杂阿含经》)“入第四禅。则出入息刺灭。”(《长阿含经》)假设按照其所说的呼吸和心跳二者都属于身行的话,想止息身行则只能等到身、口、意三行都灭的灭尽定了,只有灭尽定在普通凡夫看来才是与死亡类似的,佛经中常常与死亡对比的也只有灭尽定。如经云:“此之死亡命终者:身行灭、安息;口行灭、安息;心行灭、安息。寿尽、暖息、诸根败坏;而入灭受想定之比丘,亦身行灭、安息;口行灭、安息;心行灭、安息;但寿不尽、暖亦不息、诸根寂静(不败坏也)。”(《中部阿含经》)
  至于邪师萧平实所说的证得四禅后会恐惧呼吸断灭导致死亡,那纯粹是他个人的妄想和颠倒说法。假设倒过来说,恐惧呼吸断灭导致死亡而无法证得四禅,反倒算有那么一丝丝逻辑在,若真有这样愚痴想法的人存在,也只能是邪师萧平实这样极度愚痴、臆想连篇的人。
  身乐属于扰动,出入息属于粗重身行,都是由三禅入四禅需要超越和止息的障碍,是必须努力观修并希望通过呵责拔除的“刺”,对止息、拔除出入息后的轻安和欣悦,能不贪着已属难得,何来恐惧之说,这根本是无修无证的邪师萧平实难以想象的。
  邪师萧平实自己无知也就罢了,还诽谤阿罗汉来抬高自己:
  ★邪师萧平实:“(息脉身行极细过患)必须有道种智才能知之,三明六通大阿罗汉尚不能知,也不许一切菩萨写在论中、书中。”(《阿含概论》P356)真乃厚颜无耻、愚痴歹毒之徒!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5 02:09 | 显示全部楼层
  
1-12、邪师萧平实刻意隐瞒、欺骗说无想定中意识断灭


  ★邪师萧平实:“于四禅等至位中息脉俱断之后,进而灭除意识而成为无知之时,即名为无想定;谓已无意识觉知心存在而失去知与觉的缘故,所以无想定有时又名为无知定。”“如同死时一样没有见闻觉知,也没有呼吸心跳”。(《阿含概论》P74、《阿含正义》P1326)
  ★邪师萧平实:“生无想天而使识阴中断五百大劫”。(《阿含概论》P412)

  关于无想定息脉俱断的邪说,在前文《邪师萧平实错乱解说四禅境界》中已经驳斥过了,与死亡类似身、口、意三行止息且经常与之对比的禅定,在佛经中唯有灭尽定,本文不再赘述。
  邪师萧平实真是太坏、太歹毒了!在四部《阿含经》中,只要提到无想定是否有想思、有知觉时,在在处处都说无想定中想、知不灭,可是邪师萧平实对其信徒一概故意隐瞒、欺骗,不仅刻意规避而不引用佛经正说,还偏偏颠倒邪说无想定为“无知”,还独家编造“无知定”的名词自作伪证。天可怜见那些受骗的信徒们,痴迷邪师萧平实为真正圣位大菩萨,信受不用读佛经只读其“真善知识”著作即可,故而毫无正见,根本无法分辨邪师萧平实竟是如此歹毒、无耻者。
  无想定,虽曰不念一切想,却并非完全无想思、无知觉。如经云:“比丘入灭尽定者。想及知灭。比丘入无想定者。想知不灭。”(《中阿含经》)“此无想心定是有为而所思惟。”(《中部阿含经》)
  无想定,尚有“念无想界”之一想一念。如经云:“有二因二缘住无想定。云何为二。一者不念一切想,二者念无想界。”(《中阿含经》)再比如:“声闻弟子一念中。极多能知一世……是输毗陀前身。从无想天命终。来生此间。无想天寿五百劫。以是故说一念中知五百劫。”(《律》)故而,邪师萧平实所说“生无想天而使识阴中断五百大劫”亦属无知妄言。
  可见,无想定也并非真的无想,只是假名为“无想”,即使修成无色界最高处的非想非非想定,同样有微细想。如经云:“‘我是无想’者,此为想思。‘我是非想非非想’者,此为想思。”(《相应部阿含经》)世间只有灭尽受想定才是真正灭尽一切想心的。
  为什么说邪师萧平实是刻意隐瞒、欺骗呢?
  仅在《阿含概论》与《阿含正义》二书中,邪师萧平实提到无想定就有几十次之多,皆嘴硬妄言无想定为无知无觉却毫无经证,若说他唯独看不到四部《阿含经》中于无想定处处言之实为有想有知,邪师萧平实只是无知+眼瞎,并非歹毒,鬼都不会相信的。
  本文也再拿出证据来说话,证明邪师萧平实是在刻意隐瞒、欺骗。在其著作中,邪师萧平实引用佛经时常常断章取义,比如,当遇到与无想定相关经文,哪怕下一句经文就是“入无想定者。想知不灭”了,他就立即于此处断开经文故意不引,鬼都不会相信他正好没看到紧接着的下一句经文!
  比如,在《阿含正义》P894,邪师萧平实曾引用经文如下:
  “……复问曰。贤圣。若死及入灭尽定者。有何差别。
  法乐比丘尼答曰。死者寿命灭讫。温暖已去。诸根败坏。比丘入灭尽定者寿不灭讫。暖亦不去。诸根不败坏。若死及入灭尽定者。是谓差别。
  毗舍佉优婆夷闻已。叹曰。善哉。善哉。贤圣。毗舍佉优婆夷叹已。欢喜奉行。
  【复问曰。贤圣。若入灭尽定及入无想定者。有何差别。
  法乐比丘尼答曰。比丘入灭尽定者。想及知灭。入无想定者。想知不灭。若入灭尽定及入无想定者。是谓差别。】”(《中阿含经》)
  黑色括号【……】中的经文就是邪师萧平实刻意断开以隐瞒、欺骗其信徒的,鬼都不会相信他正好没看到紧接着的这句经文,如此简单基础的佛法常识,邪师萧平实尚且刻意隐瞒、欺骗,实在是太无良、太恶毒了!
  邪师萧平实之所以如此明目张胆地隐瞒、欺骗,就是为了维护其来自“伪唯识”的有“二无心定”邪见,不惜肆意诽谤“真大乘法”,欲知其事详情如何,请待下文《邪师萧平实故意隐瞒佛法正说以护其“二无心定”邪见》之中分解。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6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1-13、邪师萧平实故意隐瞒佛法正说以护其“二无心定”邪见


  ★邪师萧平实:“悟错者所堕的离念灵知心则是夜夜眠熟时都会断灭的意识心,是闷绝时一定会断灭的,也是无想定与灭尽定中都会断灭的”(《阿含概论》P392)
  ★邪师萧平实:“释迦世尊所说的无心定(无想定、灭受想定)位的有情,指的是这两个定中没有识阴所含摄的心存在,所以称为无心定;”(《阿含概论》P397)
  ★邪师萧平实:“世尊所说的无心定(无想定、灭受想定),是因为这二定中没有意识心存在,所以称为无心定”。(《阿含正义》P1192)

  在四部《阿含经》中,曾多次对无想定与灭尽定进行对比,反复强调无想定想、知不灭,唯有入灭尽定者想及知灭。如经云:“比丘入灭尽定者。想及知灭。比丘入无想定者。想知不灭。”(《中阿含经》)
  前文《邪师萧平实刻意隐瞒、欺骗说无想定中意识断灭》中,已经依法依律、有理有据地指证了邪师萧平实是在刻意隐瞒、欺骗信众,其目的无外乎是为了维护其来自“伪唯识”的有“二无心定”邪见,而不惜肆意诽谤“真大乘法”。
  推本溯源,看看他的这些邪见来处吧:
  “复次依静虑等当知能入二无心定。一者无想定。二者灭尽定。”(出自被邪师萧平实称为真悟“菩萨” 无著伪托弥勒菩萨之名编造的《瑜伽师地论》)
  “意识常现起,除生无想天,及无心二定,睡眠与闷绝。”“及无心二定者。谓无想灭尽定。俱无六识故名无心。”(出自玄奘对世亲“菩萨”著《唯识三十颂》所作注释《成唯识论》)
  “无心三昧者。即是灭尽定或无想定。”(出自龙树“菩萨”《大智度论》)
  相似像法兴起之时,如邪师萧平实这般动辄随意自称“大菩萨”的增上慢辈比比皆是,及至后来有眼无珠不明真相者,往往误以为自称“菩萨”者皆真是“大菩萨”呢。无著“菩萨”的兄弟世亲“菩萨”也被邪师萧平实说为真悟者,其所造《阿毗达磨俱舍论》中亦说有“二无心定”,实为晚世流变的相似像法而已,邪师萧平实为了维护自家“伪唯识”之“二无心定”邪见,不惜以妄语隐瞒、诽谤“真大乘法”,何其愚痴、恶毒、颠倒!
  再有,一切未证灭尽定之众生,皆不可能须臾“离念”或刹那断灭意识,无论眠熟、闷绝还是诸禅之中概莫能外,哪怕证得无想定或非想非非想定,也同样是有想、有知、有意识的。如经云:“‘我是无想’者,此为想思。‘我是非想非非想’者,此为想思。”(《相应部阿含经》)
  邪师萧平实所讹传的眠熟、闷绝、无想定等位意识断灭的邪论,也是来自于“伪唯识”论典,若其不如此故意隐瞒真正佛法并明目张胆地进行欺骗,他所有邪说的基础“不生不灭的真如第八识”就将不能成立,而这将留待本专集后续诸文中再予破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6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1-14、邪师萧平实眼盲引伪经,误以无想定为“非识住”


  ★邪师萧平实:“(无想定)没有意识离念灵知安住,所以佛陀不说这是意识的住处,而说是意识的所入;意识入了这个境界以后暂时断了,没有意识离念灵知继续安住,所以不列在识住处的七种情况中,另外列在识的两种入处之内;因为没有意识安住于其中,所以不名为识住处。”(《阿含概论》P185)
  ★邪师萧平实:“什么是二种意识觉知心的‘入处’(而不说为‘住处’)呢?”(《阿含正义》P662)
  ★邪师萧平实:“亦如《大生义经》卷一:【复次阿难当知。识所住处有其七种。非识住处有其二种。七识住处者……二种非识住处者。所谓若有色有众生。即无想天。是为第一非识住处。若无色无众生。于彼一切离无所有有处。非有想非无想。即非想非非想处天。是为第二非识住处。】
  这是因为无想定中已无识蕴存在,觉知心已经断灭,意识不存在了,已无所住,故名‘非识住处’;而非想非非想天,则因意识已几乎不运行了,也不返观自己,不能觉知自己的存在了,这意识极细心此时虽然继续存在,但已经是无所缘、无所住著的了,故亦名为非识住处”。(《阿含正义》P412)

  邪师萧平实确实是因为眼盲而不识真伪,竟引了一段相似伪经来讲解“七识住”及“二入处”,以至于“二入处”这么简单的基础佛法常识性概念都被误说成“二种非识住处”,只怪邪师萧平实太惯于望文生义了,误以为与七种“识住处”对应的就应该是二种“非识住处”。邪师萧平实所引《大生义经》,就是本专集引言中所说,不属于四部《阿含经》,而在整理《大藏经》时被归类为《阿含部》的相似伪经。
  在四部《阿含经》中,佛陀把众生神识在三界中的住止处划分为九处,称为九众生居处、九神所止处。如经云:“有九众生居处.九神所止处。”(《增一阿含经》)这九神识住处是总说,有时别说、细说为七神识住处和亦为神识住处的二入处,如经云:“七识住。二入处。”(《长阿含经》)就如房子是总说,楼房与村屋是别说,不可说村屋不是房子,皆为住处故。只是总说与别说或细说的差别,并非相似伪经《大生义经》所言“识住”与“非识住”的差别,乃至整个南北传四部《阿含经》中根本就没有“非识住”三个字,与法不合、与义不合故。
  九众生居处中,神识的第一住处,是整个欲界众生所住。如经云:“有有情是身异、想异。譬如人、一分天、一分恶趣,是第一之识住。”(《增支部阿含经》)如是乃至色界有四识住处,无色界也有四识住处,计为九神所止处。
  九众生居处中,色界顶与无色界顶各有两个识住处比较特别,就是无想天与非想非非想天,这二种识住处,不像其它七种识住处那样,识向外攀缘住于六尘或法尘,而此二处,识舍外尘而自住,因不住于外而入于内故,称为“二处”或“二入处”,但入处依然是住处,不是“非识住”,就如村屋依然是房子,皆为住处。
  据此,足见邪师萧平实多么擅长牵强附会、撒谎骗人了。
  二入处,无想天(或定)与非想非非想天(或定),皆是无想天(或定),前者属于色界无想定,后者属于无色界无想定,色界无想定之意识粗重于无色界无想定——非想非非想。非想非非想定亦属外道所修无想定之一种,只是为了免于重复命名,故不再用“无想”之名,而改用“非想”称之,然而,外道误以为的“非想”实际上又并非真的“非想”,根本上非“非想”,因而合称非想非非想。
  邪师萧平实的著作大大小小错谬数不胜数,本专集为了尽量做到简明扼要,故而只选择其中简单、低级、有代表性的错误,而实际上连驳斥的价值都没有的低级错误还要多得多,随手举两个与七识住、二入处有关的为证。在《阿含正义》P660中,对七识住他曾这样解说:“第二种意识的住处……那就是梵天(初禅天)与光音天(二禅天)的众生……第三种意识的住处……那就是光音天的众生;”光音天到底是第二识住还是第三识住?紧接着总结七识住时他又说:“一念不生的七种了知境界中的觉知心意识”,连第一识住的欲界众生都“一念不生”了?不用我多解释,读者也知道邪师萧平实该有多愚蠢+歹毒了吧。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6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1-15、邪师萧平实谬说唯凡夫入之无想定,无六识却有触食


  这个文章标题中包含了邪师萧平实的数个错误,下面一一分解。

  ★邪师萧平实:“无想定中灭却六识心而离见闻觉知,谓之为无想定;”(《阿含概论》P344)
  ★邪师萧平实:“证得无想定而出生到色界四禅天的无想天中时。受想行识四阴虽然灭失了……”(《阿含概论》P233、《阿含正义》P756)
  ★邪师萧平实:“(无想定)连定中的自我觉观也都灭除了,因为无想定中是没有意识觉知心存在的。”(《阿含概论》P348)
  ★邪师萧平实:“无想定位中,都是仍然有触食的存在;”(《阿含正义》P516)

  邪师萧平实所讹传的无想定中无知、无觉、无意识的邪见,在本专集之前《邪师萧平实刻意隐瞒、欺骗说无想定中意识断灭》等一系列文章中早已明确指出其错谬之处,并依佛经为证,无想定中是有想有知的,本文不再赘述。唯补充一点,邪师萧平实说无想天“受想行识四阴虽然灭失了”是错误的,无想定中想阴不灭即有识阴,想阴与识阴本身就是行阴,刹那生灭、相续不绝,四阴灭失又从何说起呢?
  然而,邪师萧平实一方面嘴大嘴硬地反复隐瞒欺骗说无想定中六识皆灭,一方面又说无想定中有触食,何等自相矛盾,脸皮真厚啊。
  实际上,无想定中,识不攀缘六尘而自住,故而他所说的“自我觉观”是存在的,邪师萧平实所谓“自我觉观也都灭除了”乃是无知妄言。只要有识自我安住就有识食的存在,如经云:“何等识食。地狱众生及无色天。是名识食。”(《长阿含经》)而关于什么是“识食”这么简单的最最基础的佛法常识性概念,邪师萧平实竟也搞错,比如,在《阿含正义》P575、589中,因其具体如何错谬与本文无关,还待后文《邪师萧平实错说四空定》一文中分解。
  邪师萧平实自诩“唯识学”大师,可是常常唯识学中最基本的基础常识都搞错,比如,如何生触?几缘生触?如何生识?几缘生识?等等。无想定中若没有六识,又如何生触呢?若无六识,无想定中又怎么会有触食存在呢?何其愚蠢!
  触,是要根、尘、识三事和合才可生起的,比如,眼触乃至意触皆如是生起:“眼.色缘生眼识。三事和合触。”“意法缘生意识。三事和合触。”(《杂阿含经》)
  其实,更简单的六识由几缘、如何生起,邪师萧平实都每每说错。比如:
  ★邪师萧平实:“识阴是指‘根、尘、触,三法和合而生’的六识心……眼根与色尘接触时,眼识就出生了;”(《阿含正义》P1833)
  ★邪师萧平实:“阿含解脱道对识阴的定义是很清楚的:根、尘、触,三和合生。”(《阿含正义》P1834)
  ★邪师萧平实:“佛在声闻佛法及大乘经典中都说:‘意根、法尘相触为缘出生意识。’”(《阿含正义》P2077)
  ……
  识,唯缘根、尘而生!触,才是根、尘、识三事和合而生!多么基础的佛法常识啊,邪师萧平实乃大妄语之愚痴人也。
  再有,邪师萧平实所说的“色界四禅天的无想天”也是错会了,无想天不属于四禅天,在四禅天由旬一倍以上,其光明也远胜于四禅天的光明。如经云:“过果实天(注:四禅天)由旬一倍有无想天宫,过无想天由旬一倍有无造天宫(注:属净居天)……果实天光明不如无想天光明,无想天光明不如无造天光明……”(《长阿含经》)
  另外,邪师萧平实误以为无想定唯凡夫外道所入,此亦其想当然尔。
  ★邪师萧平实:“譬如凡夫缘于无想定的意根,这时意识已经断灭而不存在了,只剩下意根存在于无想定中(无想定又名无知定);”(《阿含概论》P345)
  ★邪师萧平实:“灭尽定中的俱解脱阿罗汉们,或是无想定中的外道与凡夫”。(《阿含正义》P895)
  然而,世尊与诸圣者亦入无想定,非唯外道凡夫方入。佛陀曾说:“吾已老矣,年且八十。譬如故车,方便修治得有所至;吾身亦然,以方便力得少留寿,自力精进,忍此苦痛,不念一切想,入无想定,时我身安隐,无有恼患。”(《长阿含经》)
  佛陀圣弟子一样也要修无想定的,这显然是邪师萧平实及其痴迷信徒所不知亦不懂的,关于佛陀圣弟子亦修无想定的详细解说,稍待后文《邪师萧平实于圣者所修无想定不认不识》再予分解。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7 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1-16、邪师萧平实于圣者所修无想定不认不识


  修无想定本身是没有错的,关键在于以何种知见而修。各种外道以邪见所修色界无想定或无色界无想定——非想非非想定,也并非错在认为无想即涅槃的见解本身,而是错在他们的无想定是以“有我”知见为基础的,“我见”不断则想、知心永无断灭,外道凡夫绝无可能从根本上修成真正的无想定,故而,外道所修成的任何一种无想定也只是妄想真能无想的假无想定罢了。而佛教正法的无想定则称为“净无想道”,根本上不同于外道所修的任何一种无想定,是以“无我”正见为基础,以离一切相,而不念一切想,如此方可以证得真正的无想定,乃至达到真正的无想——解脱、涅槃。
  为区别外道所修之无想定,佛弟子依无我正见所修之无想定,别名为无相心三昧,却不失其无想定的本质。对此,在《杂阿含经》中有一段经文:“时有异比丘得无相心三昧……尊者阿难语彼比丘言:‘若比丘得无相心三昧。不勇.不没。解脱已住。住已解脱。世尊说此是智果.智功德。’”

  ★邪师萧平实胡扯说:“这部经中说的三昧是无相心三昧,大异于解脱道的法义;在解脱道的修证上,从来……不曾说过实证无相心的三昧……八识心王之中只有第八识可以认定为真正的无相心……初悟菩萨证得这个实相心、无相心而不退失者,成就无相心三昧时……这个无相心三昧,阿罗汉们都无法以声闻解脱道的实证境界来说明,却是与大乘般若的实证完全契合的;由此看来,这显然也是大乘经典被结集为二乘经的证据之一……如同阿湿波誓一样证得无相心三昧,称为大乘圣贤。但是这种三昧耶的亲证,是一般学人及诸大法师,乃至不回心的声闻阿罗汉都无法体会与想像的;凡夫大法师们更无法想像臆测”。(《阿含正义》P2378—2388)

  邪师萧平实于圣者所修无想定不认不识,但其擅于对所遇到且不了解的东西,借机穿凿附会、胡诌八扯地大做文章,肆意毁谤圣者阿罗汉,你看他胡扯了多少页就知道他的书根本没法读。他最后一句话“凡夫大法师们更无法想像臆测”,是还给邪师萧平实自身的。
  无相心三昧即是佛弟子所修无想定,远非外道所修无想定可比。邪师萧平实满眼都是村屋,突然遇到摩天大楼就不认识了,瞪眼胡说那不是房子。无相心三昧之于无想定,就如摩天大楼之于房子,邪师萧平实常常总别不分、种属不辨,就像前文中他不识“二入处”亦属于九神识止处一般。
  首先,三昧一词,往往作为定、等至、等持、正受、三摩地等词的同义异译词。顺便说一句,邪师萧平实还处处混淆、编造“等持”的含义,为简明起见本专集存而不论。
  “三昧”毫无特别于“定”之含义,只是译法不同罢了,亦圣凡无别。比如,有一种常见外道因入三昧而生起有“常法”之邪见,“常法者,诸沙门、婆罗门种种方便,入定意三昧,随三昧心,忆识世间二十成劫败劫,彼作是言:‘世间常存,此为真实,余者虚妄。’”(《长阿含经》)复次,九次第定也常说为种种三昧,如经云:“次复入灭尽三昧,次复入有想无想三昧,次复入不用处三昧,次复入识处三昧,次复入空处三昧……”(《增一阿含经》)
  一切圣者皆已断除“我见”,得无为法,断“我见”者即离于“我相”而名“无我相”,离“我相”者必离一切法相,故无一切相,就如《金刚经》所言“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是名须陀洹。”离相无相之法已涉法住智与涅槃智,属内道圣法,本文不想多论,免得夏虫于“冰”无知而纠缠不清,看不懂者略过即可,也不影响对邪师萧平实无知+歹毒的判定,详细解说可参见悲智拙作《金刚智慧能断一切邪说》。
  真正的无想是离相后的无想,而非不断我见的无想,故而佛弟子所修无想定,是以无我正见为基础,以离一切相而不念,故名无想三昧或无相三昧,又名无相心三昧、无想心三昧、无相心正受、无相心解脱等等,为佛弟子所修所住。
  佛经中往往会使用上述种种别名来代替“无想定”。
  比如一,文章开头的《杂阿含经》经文“若比丘得无相心三昧。不勇.不没。解脱已住。住已解脱。世尊说此是智果.智功德。”
  同样问题,亦有《杂阿含经》经文说:“尊者阿难语迦摩比丘言:‘若比丘无想心三昧,不涌、不没,解脱已住;住已解脱,世尊说此是智果、智功德。’”
  这是说,无相心三昧即无想心三昧。
  比如二,“有二因二缘住无想定。云何为二。一者不念一切想,二者念无想界。”(《中阿含经》)南传相关经文为:“有二缘,入于无相心解脱,即一切相之不作意,及无相界之作意也。”(《中部阿含经》)
  这是说,无相心解脱即无想定。
  比如三,前文所言佛陀所说:“吾已老矣,年且八十。譬如故车,方便修治得有所至;吾身亦然,以方便力得少留寿,自力精进,忍此苦痛,不念一切想,入无想定,时我身安隐,无有恼患。”(《长阿含经》)南传对应经文为:“我今已经年老衰,加久生之年龄已八十岁。阿难!譬如助行古车之皮纽,阿难!如来之身,亦似为皮纽所助而行。阿难!如来不作意一切相、灭一一之受,住于具足无相心三昧时,如来则得安稳。”(《相应部阿含经》)亦有相关律文如是说:“然阿难陀。我身有疾将欲涅槃。便作是念。吾今病苦必定命终。诸苾刍等各在余处。我念不应离斯大众而般涅槃。宜自用意以无相三昧观察其身痛恼令息。即便入定。所受诸苦悉皆除愈。得安隐住。”(《律》)
  这是说,无相心三昧或无相三昧,即无想定。
  比如四:“云何为无相三昧。谓圣弟子于一切相不念。无相心三昧。身作证。是名无相心三昧。”(《杂阿含经》)有类似经文如是说:“彼云何名为无想三昧?所谓无想者,于一切诸法,都无想念,亦不可见,是谓名为无想三昧。”(《增一阿含经》)另有类似经文如是说:“何者为无相心解脱耶?依于不思惟一切征相,逮达无相心三昧止住。大德!此称为无相心解脱。”(《相应部阿含经》)
  这是说,无相三昧,即无想三昧,即无相心解脱,即无相心三昧。
  涅槃为真无想,以断除“我见”而修“无想定”即可解脱生死、证得涅槃。如经云:“善男子.善女人信乐出家。修习无相三昧。修习多修习已。住甘露门。乃至究竟甘露涅槃。”(《杂阿含经》)“空三昧、无愿三昧、无想三昧……有不得此三三昧,久在生死,不能自觉悟。”(《增一阿含经》)
  最后,特别说明一点,虽然无相心三昧的修法不同于外道直接灭除一切想,但若有凡夫佛子依“离一切相”的知见而证得此无相心三昧,却不可说其必已断三结、证圣道,其依然可能未入圣流。只有如前面《杂阿含经》经文所说,“得无相心三昧,不涌、不没,解脱已住;住已解脱”,方可以说是已证得有余涅槃的智果、智功德。
  本文的主要问题已解决完了,再来顺便提一下邪师萧平实于无知而瞎扯的几个次要问题。
  一是,邪师萧平实曾胡乱定义本文前面经文中提到的“异比丘”(注:有一位比丘)为“愚比丘”。
  ★邪师萧平实:“这正是佛陀在世时常常遇见的异比丘、愚比丘,闻法之后转生异见而异忍、异修、异行;当时这种比丘都被称为异比丘,表示在佛门中的这种人不与众比丘的正见相同。”(《阿含概论》P489、《阿含正义》P2343)
  本文开头《杂阿含经》中证得无相心三昧的那位“异比丘”,已经狠狠地抽了邪师萧平实一个响亮的大耳刮子了。再举一例:“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得阿罗汉。”(《杂阿含经》)
  另一个是,邪师萧平实那段话中“大乘经典被结集为二乘经”他说了不止上百次,反复诽谤四部《阿含经》为“二乘经”。这个盲人瞎马的颠倒凡夫,浸淫“伪大乘”日久反倒于“真大乘”不识、无知,简单幼儿数学1+1都算错,却厚颜无耻地吹嘘如何精通高等数学,真是可笑之人,亦真可怜悯者!
  再一个是,邪师萧平实那段话中又错认阿湿波誓为“菩萨”,这我们会在本专集第二个系列专题《邪师萧平实错识诸圣》中再予解说。
  请回头再看一看邪师萧平实那段话,该知道他有多擅于穿凿胡扯了吧,真如跳梁小丑一般可笑、可耻,唯有其所言“凡夫大法师们更无法想像臆测”当做其自供状倒是很贴切的。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7 04:11 | 显示全部楼层
  
1-17、邪师萧平实错说四空定


  无色定比色界四禅更加微细难知,故而本文尽量简而言之,免于邪见者于易明处故意视而不见、于难明处刻意纠缠不清。

  ★邪师萧平实:“证得无所有处定时,不肯舍弃觉知与观照,意欲使觉知及观照的功能常住不断,这也是口行的集。”(《阿含正义》P1091)
  ★邪师萧平实:“譬如四空定中——特别是非想非非想定中——对自己是否存在也无所了知的了知性,因为仍然维持着意识心的极微细了知存在,这也是口行阴,因为尚有最极微细的觉观存在”。(《阿含概论》P345、《阿含正义》P1073)
  ★邪师萧平实:“意识觉知心虽然仍存在,但已不能了知自己是否存在了,已离色等四阴的爱染,已离三界中七种境界相的爱染,譬如非非想定或非非想天中;所以又开示了二种非识住的境界,名为二处。”(《阿含正义》P413)
  ★邪师萧平实:“修得非想非非(想)定时(又名有想无想定、或名有知无知定)”。(《阿含正义》P1475)
  邪师萧平实错会禅定中“觉观”一词含义,误以为“知觉”之义,并与唯初禅才有、二禅已断除的寻伺、口行相混淆,对此,本系列专题中《邪师萧平实错会“觉观”义、妄言初禅时“口行”灭》等文已详细破析,不再赘述。
  邪师萧平实误以为非想非非想定中“对自己是否存在也无所了知”“不能了知自己是否存在了”,错会得很严重,实际上,只要意识存在,他所说的“自我觉观”就必然存在,“识食”也就必然存在。如经云:“彼云何为识食?所念识者,意之所知。梵天为首,乃至有想无想天,以识为食,是谓名为识食。”(《增一阿含经》)
  顺便补充一点,邪师萧平实还错解经文、误说“识食”义:★邪师萧平实:“如何帮助自己来断除识食呢?(经文略)……在六识面对六尘时,每触知一次六尘,都要当作是被枪矛刺中一样的看待”“只要是觉知外尘中的一切法、领受了五尘中的一切法,即是成就识食。”(《阿含正义》P575、589)
  邪师萧平实显然是把“触食”与“识食”混淆了,他所说的“领受了五尘中的一切法,即是成就识食”,也与远离五尘的非想非非想天中有识食存在相矛盾。其实,只要意识存在,自我觉知、返观就随时在发生,对自我存在的随时返观、觉知、执持,就是经中比喻的盗贼,宗门所谓的偷心,欲断除识食,就要对觉知自我存在的心,时时防逻巡护、捕捉苦治,如经中所说:“云何观察识食。譬如国王。有防逻者。捉捕劫盗。”(《杂阿含经》)
  关于非想非非想定中存在自我觉知,再举经文为证。
  “有想无想处天自知为有想无想处天。”(《增一阿含经》)
  “‘我是无想’者,此为想思。‘我是非想非非想’者,此为想思。”(《相应部阿含经》)
  “若有一比丘,超越一切无所有处,成就非想非非想处而往。彼思念:‘予以削减而住。’”(《中部阿含经》)
  “于非想非非想处调伏非想非非想处想”。(《增支部阿含经》)
  可见,关于什么是“识食”这么简单的最最基础的佛法常识性概念,邪师萧平实竟也搞错,若说鬼才会相信他是“唯识”大师,鬼都会觉得自己是冤枉死的。
  邪师萧平实误以为非想非非想处“离色等四阴”,与之前文中其妄言无想天“受想行识四阴虽然灭失了”是同一类错误,非非想即是想阴不灭,想阴与识阴本身就是行阴,刹那生灭、相续不绝,“离色等四阴”又从何说起呢?
  关于邪师萧平实误以为非想非非想处属于“非识住处”的错误,在之前《邪师萧平实眼盲引伪经,误以无想定为“非识住”》一文中,解释得已经很清楚了,本文不再赘述。
  最后一点,邪师萧平实极擅于胡编乱造“魔法名词”来假装无所不知以哗众取宠,就像他为“无想定”编造个别名“无知定”(明明想、知不灭)反倒透露出其为真无知、实歹毒,他也为“非想非非想定”编造了个不伦不类的“有知无知定”,是个翻遍所有佛经乃至伪经都根本不存在的名词,真个是:胡编乱造日复日,撒谎妄语年复年。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7 04:12 | 显示全部楼层
  
1-18、邪师萧平实胡诌“灭尽定”之一


  邪师萧平实对基础的四禅八定都说得一塌糊涂,故而他对灭尽定胡诌乱扯也就没啥稀奇了。因灭尽定涉及得道圣境,稍难理解,为免邪见无知者纠缠不清故,本文尽量以简明为务,就如同对其胡说“没有不证初禅的慧解脱阿罗汉”、“初果具足诸禅定根还可能不得二果”(《阿含正义》P1206、1280)等邪说,并未在之前与初禅相关的文章中提及并破斥一样,其所妄言的“证得灭尽定,成为俱解脱”、“大阿罗汉证得灭尽定时,必须灭尽最后一分思惑故,否则不能证灭尽定”等等邪说,也都姑置勿论,留待本专集第四个系列的专题《邪师萧平实妄说圣境》中再予破斥。前文中已经涉及、或依前文道理可以明了的错谬,也不再赘述,比如误解禅定中的专有名词“觉观”(即寻伺属口行)为“知觉”之类的一概不再涉及,请参见本专题之前的系列文章。

  ★邪师萧平实:“俱解脱圣者拥有三界最微细的意行,即是灭尽定中的意根,此时已是已经断灭而不现前了,已无识阴或独头意识的行阴”。(《阿含概论》P345)
  ★邪师萧平实:“在灭尽定中,灭除了想阴(阿含中说‘想亦是知’),意识已经灭了,十八界只剩下意根存在”。(《阿含概论》P387)

  误以为灭尽定中仍然有意行存在,那是邪师萧平实的想像法。如经云:“灭尽定者,身、口、意行灭,不舍寿命,不离于暖,诸根不坏”。(《杂阿含经》)他是严重错会了“意行”一词的含义,意行是依意根生起意识后方可说存在,是与想心俱在的。如经云:“想.思是心数法。依于心.属于心想转。是故想.思名为意行。”(《杂阿含经》)灭尽定中想知灭、没有意识,根本没有意行存在的。
  误以为灭尽定中六根、六尘、六识总此十八界中只剩意根,还是邪师萧平实的想像法。抛开六尘单说六根,阿含经文中明明说“诸根不坏”,怎么可能只剩意根呢?
  误以为灭尽定中无识阴与行阴,依然是邪师萧平实的想像法。灭尽定只是灭尽受阴、想阴二个心法,故而称为灭受想定,行阴与识阴并没有灭,何况识阴与行阴俱(后文还会破斥其从相似伪经中学来的识阴未灭而灭行阴的邪见),这在前面系列文章中已经讲过了。
  灭尽定中六识灭而识阴未灭,这对唯识“大师”们来说是很难理解的事,皆因其总别、种属不分,否则怎么会搞出个“第八识”生灭法来呢,邪师萧平实错得就更离谱,连流变后的唯识他也搞错了,唯识中误认的“八识”是生灭法,而邪师萧平实竟搞成了每人各有不同的不生不灭“真如”第八识为真实常住我,无异于“神我外道”活标本,此暂时存而不论,都留待后面几个系列专题中再予细说。

  ★邪师萧平实:“内、外身觉……灭尽定位中都一直存在着,称为意根的触食;”(《阿含正义》P509)
  ★邪师萧平实:“灭尽定位……也是依靠意根的念食而存活……念食——意思食。”(《阿含正义》P519)
  ★邪师萧平实:“无色界中无身故无触,当然没有触食;”(《阿含正义》P495)

  这是邪师萧平实这位南郭先生又在瞎吹乱弹“四食”了。邪师萧平实不知根、尘、识三事和合才有触食,灭尽定中没有六识,又哪来的触食存在呢?灭尽定中想知灭而一念皆无,也根本没有念食、意思食存在。灭尽定中无触食,非要颠倒说有触食;无色界中有触食,却又非要颠倒说无触食。无色界中亦有天身,却硬要颠倒着说无身:“有想无想处天身时……空处.识处.无所有处天身。”(《长阿含经》)邪师萧平实事事都硬要颠倒着说,嫌堕无间地狱不够快吗?
  其更多相关错谬,在之前《邪师萧平实谬说唯凡夫入之无想定,无六识却有触食》等文中已有解释。

  ★邪师萧平实:“世尊吩咐大迦叶尊者入于灭尽定中,等候弥勒菩萨于人间成佛之后,方可正式取证无余涅槃而灭度”。(《阿含正义》P1026)

  世尊根本没有吩咐大迦叶尊者入于灭尽定,佛陀是要其游化世间、教化众生、降伏外道的。如经云:“世尊告迦叶曰。吾今年已衰耗。年向八十余。然今如来有四大声闻。堪任游化。智慧无尽。众德具足。云何为四。所谓大迦叶比丘、君屠钵汉比丘、宾头卢比丘、罗云比丘。汝等四大声闻要不般涅槃。须吾法没尽。然后乃当般涅槃。大迦叶亦不应般涅槃。要须弥勒出现世间。”(《增一阿含经》)值此末法,四大声闻及其眷属于世间广度众生、降伏外道,正当其时,只是邪师萧平实有眼生盲而不识,故而如此造次猖狂。
  另外,大迦叶尊者也不可能是入于灭尽定中等待五亿多年。关于弥勒菩萨何时下世,邪师萧平实还特意自作聪明地修改说“应为五千六百万年”(《阿含正义》P2287),本来正确的反倒被他给改错了,之前还错说为“唯有等候五十六亿年”,还引相似伪经说“阿含《般泥洹经》言一亿四千余岁”,(《阿含正义》P1058)可见他自己也是搞不清楚的,否则,何至于自相矛盾地把自己的厚脸皮都打肿了。
  灭尽定又名灭谛三昧,唯有三果以上圣者才能证得,已属世间涅槃即有余涅槃,也就是依然有余身心或烦恼为所依。然而,一切众生依食而活,而入灭尽定者受、想皆灭故无“四食”,若生命没有“四食”依住是难以为继的,现代医学也证明人体若七日不饮不食将内脏衰竭,故而入灭尽定一般可多至七日为限并会自然出定。
  比如:“入灭谛三昧已。七日入灭尽定。此世间涅槃。我念取七日乐。此是灭谛地。”“尔时世尊。于彼处尽一切漏。除一切结使。即于菩提树下。结加趺坐。七日不动。受解脱乐。尔时世尊。过七日已。从定意起。于七日中未有所食。”“复至一树下食糗蜜。食糗蜜已。复结跏趺坐入定七日受解脱乐。过七日已。到文鳞龙所坐一树下。龙从水出以非人食奉上世尊。佛受食已。复入定七日受解脱乐。”“世尊过七日已从三昧起。”“佛食已复还菩提树下。结跏趺坐三昧七日受解脱乐。过七日已从三昧起。着衣持钵复到其舍。”“佛食已复还菩提树下三昧七日。起向阿豫波罗尼拘类树。中路见一女人钻酪作酥。便从乞食。彼女取钵盛满酪奉佛。”“佛食已前到树下三昧七日。过七日已从三昧起。”(《律》)
  邪师萧平实关于大迦叶尊者的其它谬说,将在本专集的下一个系列专题《邪师萧平实错识诸圣》中再予破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8 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1-19、邪师萧平实胡诌“灭尽定”之二


  ★邪师萧平实:“进入灭尽定之前,却是以暂灭意识觉观的作意而进入;”(《阿含正义》P1453)(悲智注:又误用禅定中的专有名词“觉观”)
  以为灭尽定是以“作意”进入,又是邪师萧平实在讹传,此邪见来处依然是之前破斥“二无心定”邪说时提到的《瑜伽师地论》:“灭尽定者。唯诸圣者由止息想受作意方便能入。”
  实际上,灭尽定不依“作意”入。如经云:“比丘入灭尽定时。不作是念。我入灭尽定。然本如是修习心。以是故如是趣向。”(《中阿含经》)“入灭正受。不言。我入灭正受。我当入灭正受。然先作如是渐息方便。如先方便。向入正受。”(《杂阿含经》)
  ★邪师萧平实:“意识的暂时断灭,有五种:眠熟时、闷绝时、正死位、灭尽定、无想定中”。(《阿含概论》P448)
  ★邪师萧平实:“(意根)不像前六识一样会在眠熟、闷绝等五种情况下暂时断灭……意根一直在领受内外相分五尘上面所显现的法尘有无大变动……乃至正死位中、初入胎位、灭尽定位中,都还有对外法尘是否有大变动的观察……若有特别大的法尘变动,他就一定会唤起意识而清醒过来,以便做出判断和应变。”(《阿含概论》P52)
  眠熟等五位中意识断灭邪论,特别是识神在入胎时六识皆处于断灭状态的邪见,是其“八识”邪说成立的基础,在本专集第五系列专题《邪师萧平实乱说诸法》中会予破斥,而无想定中意识断灭的邪见已于之前《邪师萧平实刻意隐瞒、欺骗说无想定中意识断灭》中已经破斥过了。
  误以为在灭尽定中意根能时时观察“外法尘是否有大变动”,并在“有特别大的法尘变动,他就一定会唤起意识”,纯属邪师萧平实的虚幻想像法。若说意根能观察觉知外尘变动,即想知不灭,就是在混淆根与识的差别,更不是灭尽定境界。如经云:“比丘入灭尽定者。想及知灭。”(《中阿含经》)入于灭尽定,六识暂灭而对外六尘毫无觉知存在,即使是山崩地裂也不会出定的。
  比如,莲花色比丘尼曾“往暗林中。在一树下半跏而坐入灭尽定……时有五百群贼行劫盗已至此……时莲花色尼至天明已。从定而起。便见大众行迹之处。便入定观见彼五百贼徒至此而去。复观于我无丑恶事不。知无有过。”(《律》)关于邪师萧平实错识而妄言莲花色比丘尼之事,亦将在本专集的下一个系列专题《邪师萧平实错识诸圣》中再予破斥。
  再比如:“(名字叫‘想’的尊者)结加趺坐。速入想知灭定。彼时。若有放牛羊人、取樵草人。或行路人。入彼山林。见入想知灭定。便作是念。今此沙门于无事处坐而命终。我等宁可以燥樵、草拾已。积聚覆其身上而耶维(注:荼毗,焚烧)之。即拾樵、草积覆其身。以火然之。便舍而去。彼尊者想过夜平旦。从定寤起。抖擞衣服。所依村邑游行。如常着衣。持钵入村乞食。”(《中阿含经》)顺便说一句,入灭尽定者及所持物,不可杀害、不可损坏、不可移动,此文不予详述。
  ★邪师萧平实:“阿罗汉入灭尽定时还要盘腿,坐下来,然后从初禅、二禅、三禅、四禅,这样次第转进而经过四空定,最后入灭尽定。七地满心的菩萨不然,刚刚一坐下,想要入灭尽定,一坐下就入了:念念都可以入灭尽定的等至位中。每一念的当下也都在灭尽定的边缘中,其实他说法度众时,若突然不想说了,也可以随时入灭尽定;对俱解脱的阿罗汉及我们而言,这真是‘匪夷所思’。”(《大乘无我观》)
  邪师萧平实如此以凭空臆想而诽谤阿罗汉才真叫“匪夷所思”呢。
  虽然跏趺坐利于正身正意、启发善根,但是不可说只有“坐下”才可入定,也不可说唯依次第才可入于诸禅,入于灭定更无“想要”与“念念”之作意。
  比如,在《毗尼母经》和《四分律》等经律中都曾记载,一次,优波离尊者在为世尊理发时,世尊教导其调身调息,优波离则站着而入四禅:“尔时世尊告阿难言。优波离已入第四禅。汝取彼手中刀。阿难受教即取刀。”(《律》)
  再比如:“室罗伐城有婆罗门。其妇端正。妇心不信敬。邬陀夷念谁当受教。观彼夫妇宿世善根。系属于我机缘堪化。便持衣钵往到彼家。时婆罗门有事先出。尊者即入其舍。彼妇遥见避之入室。尊者随入。妇遂升梯而上高阁。尊者亦上。其妇即便推梯令竖。是时尊者因堕于地入灭尽定。时妇遥观无有喘息。谓之已死。”(《律》)
  唉,已经努力简明扼要了,可关于灭尽定还是写了这么多,皆因邪师萧平实太能胡言乱语了,低级错谬实在太多,皆是虚妄想像之法。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8 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1-20、邪师萧平实因无知眼盲错引经文、乱弹八背舍


  邪师萧平实经常是最最基础的佛法常识性概念都搞不清楚,鹦鹉学舌都学得荒腔走调,照着葫芦画错瓢,他因无知眼盲错引经文、乱弹八背舍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邪师萧平实错误地引用了一段次第讲解四禅八定的经文来硬套八背舍:
  “诸贤。云何比丘心不住内。诸贤。比丘离欲.离恶不善之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得初禅成就游。彼识着离味。依彼住彼。缘彼缚彼。识不住内。复次……得第二禅成就游……得第三禅成就游……得第四禅成就游……是无量空处成就游……是无量识处成就游……是无所有处成就游……是非有想非无想处成就游。”(《中阿含经》)(悲智注:为简明起见,……为经文从略处)
  邪师萧平实误以为是在次第解说八背舍,竟然严重混淆了四禅八定与八背舍而不自觉,还装模作样地进行如下解说。

  ★邪师萧平实:“要想修八背舍的人,应当次第而修,所应先修的内容,则是先修离欲界识食(悲智注:太能胡扯了!)……证得初禅而不退失了,因此就可以说自己是已经证得初背舍的人……第二种背舍修成功时,即可发起第二禅,背舍了初禅……接着进修第三背舍……舍弃第二禅境界而无所著时,即可发起第三禅境界……接着进修第四背舍……第四禅境界……成就空无边处无色界定,成就第五背舍……背舍空无边处,成就第六背舍……依识无边处而住……转入无所有处安住……成就第七背舍……接着进修第八背舍……非想非非想定。如是已经背舍了无所有处,行者若已经断除我见,此时灭除意识觉知心……成为灭尽定,第八背舍就完成了,已经成为俱解脱者。”(《阿含正义》P535—541)(悲智注:为简明起见,……为其长篇大论但无关胡扯而从略处)

  邪师萧平实嘴真大、真硬,愣是能把八背舍与九次第定硬套上,何况其错引的经文中根本就没有提到第九灭尽定。“八”与“九”硬套,必有一处“背舍”硬给套上两个“定”,那就是他硬把第八背舍说成是背舍无所有处定,然后成就非想非非想定和灭尽定。佛语或者好的文章读起来令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而邪师萧平实的著作里,经常是如此在一窍不通处,他却能生搬硬套地而看着“说通了”的谬论、邪说,读着好不气闷。
  八背舍是晚世所出的一个名词,在四部《阿含经》中几十处提到的都是“八解脱”这个通俗的原始佛法名词。现在看看佛陀是怎么说八背舍或曰八解脱的吧:
  “有八解脱。云何为八。色观色。初解脱。内有色想。外观色。二解脱。净解脱。三解脱。度色想灭有对想。住空处。四解脱。舍空处。住识处。五解脱。舍识处。住不用处。六解脱。舍不用处。住有想无想处。七解脱。灭尽定。八解脱。”(《长阿含经》)
  即使不懂的人,稍微留意对比一下也会明白邪师萧平实错谬之处。另外,得八解脱未必如邪师萧平实所说的证俱解脱阿罗汉。如经云:
  “于八解脱逆顺游行。然不能尽有漏成无漏。心解脱.智慧解脱。于现法中自身作证。生死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更不受有。则梵行不具。”(《长阿含经》)
  这应该很出乎邪师萧平实信徒们的意外,皆因邪师萧平实最最基础的佛法常识处错说得太多了,其错说与圣境有关的禅定谬误,本文姑置勿论,留待本专集第四个系列专题《邪师萧平实妄说圣境》中再予破斥,本专题至此暂告一段,现请关注本专集下一个系列专题《邪师萧平实错识诸圣》。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9 05:31 | 显示全部楼层
  
2、邪师萧平实错识诸圣
  
2-1、邪师萧平实割截两分大迦叶尊者、分裂僧团



  邪师萧平实无知妄言“世尊吩咐大迦叶尊者入于灭尽定中”等邪说,已于上一系列专题中《邪师萧平实胡诌“灭尽定”之一》等文中破斥过了,不再赘述。
  邪师萧平实极惯于胡编乱造,乃至为了维护其伪唯识邪见而不惜祸乱真大乘法,在极简单明显处心知肚明地歪曲、篡改史实,如割截两分大迦叶尊者即是典型案例之一。

  ★邪师萧平实:“(佛陀)继续宣说菩萨们所修的佛菩提道。(注:因此必须有拈花微笑、教外别传的显实之举。)”(《阿含正义》P2126)
  ★邪师萧平实:“佛陀曾咐嘱大迦叶菩萨、阿难菩萨及诸菩萨护持大乘正法(结集四阿含的大迦叶是另一位阿罗汉。佛世有多位大迦叶)”。(《阿含正义》P2230)
  ★邪师萧平实:“声闻部大迦叶尊者等人,对于禅宗的大迦叶菩萨等出家、在家四众菩萨们另外集结大乘经典的事,当然不会加以支持,因为他们认为大乘经典已经由他们集结完成了!”(《阿含正义》P2378)
  ★邪师萧平实:“由于大迦叶是声闻法中的苦行者(不是禅宗不苦不乐行的大迦叶菩萨)”。(《阿含正义》P2417)

  邪师萧平实硬生生地把大迦叶尊者割截为大迦叶阿罗汉、大迦叶菩萨两部分,既史无前例、闻所未闻,又骇人听闻、令人发指!
  邪师萧平实说“佛世有多位大迦叶”纯属典型的混淆概念、无知妄言。
  虽然佛世时有很多叫迦叶的比丘,诸如阿支罗迦叶、鸠摩罗迦叶、优楼频罗迦叶等迦叶,但是,最尊上座、上首上足“十大弟子”之一的迦叶却唯有一位,故而简单称其为摩诃迦叶,摩诃就是大的意思,也就是大迦叶,其他那些迦叶往往就被称为XX迦叶。故而,经、律、论乃至史料中只要提到佛世时的大迦叶或摩诃迦叶,必定是指向确定的同一位圣者,即佛陀十大弟子“头陀第一”的大迦叶尊者。
  大迦叶尊者,有很多“唯一”不同于其他迦叶比丘之史实:摩揭陀国婆罗门种其体发金色光者(故而又名饮光)、头陀第一者、与世尊交换袈裟者、世尊分让半座与弟子者、世尊传付无上法藏与金缕袈裟者、世尊嘱咐教诫僧团并嘱其为比丘众依止处者、佛灭后第一代祖或僧团领导者、佛陀涅槃时不在现场而后返回主持荼毗者、倡议并主持五百阿罗汉进行第一次(四部《阿含经》)等经律集结者、遵嘱暂不入涅槃等候弥勒下世成佛者,等等。
  所有这些阿罗汉大迦叶尊者所独有的史实,也都完全指向晚世禅宗史料传说中的“拈花微笑、教外别传”的禅宗初祖大迦叶“菩萨”,此类史料数不胜数,可谓史不绝书。除了邪师萧平实所言“菩萨”们集结的“大乘”版《大般涅槃经》等经典以外,《付法藏因缘传》、《大智度论》、《碧岩录》、《景德传灯录》、乃至邪师萧平实崇拜无比的“唯识”大师窥基所撰《妙法莲华经玄赞》等史料,对此皆有记载。如此简单事实,本文为简明扼要,实无一一引证之必要。奈何邪师萧平实竟冒法界之大不韪,故意割截大迦叶尊者为两分,误以为世间佛子皆如其痴迷信徒一般眼盲乎?
  顺便说一句,龙树“菩萨”《大智度论》中亦误传大迦叶尊者已入涅槃,这是连邪师萧平实都不会认同的说法:“复次长老摩诃迦叶。于耆阇崛山。集三法藏。可度众生。度竟欲随佛入涅槃。清朝着衣持钵入王舍城乞食已。上耆阇崛山语诸弟子。我今日入无余涅槃。”(《大智度论》)
  关于龙树菩萨,★邪师萧平实:“龙树菩萨乃是经中佛所授记之初地菩萨,乃是具有道种智之人”。(《灯影》)很好奇,是在哪部阿含经里授记菩萨出世的?假设有菩萨出世的所谓授记,必是后世伪经中事,这种所谓菩萨假借佛口作伪证的事两千年来就从未断绝过,邪师萧平实也是一直这么干的,妄言曾面见已入无余涅槃的释迦佛云云,★邪师萧平实:“余此世仍然有时受召而见世尊”。(《狂密与真密》)皆大妄语。
  实际上,大迦叶尊者既未如邪师萧平实所说的入灭尽定,也没有如《大智度论》所说的入涅槃,这在《邪师萧平实胡诌“灭尽定”之一》等文中早已破斥过了,不再赘述。
  邪师萧平实之所以割截两分大迦叶尊者,亦是其邪见所致的无奈之举。邪师萧平实既要为了维护其伪唯识邪见和其错悟的“禅宗”邪法而抬高、利用大迦叶“菩萨”;又要贬低、诽谤大迦叶阿罗汉智劣无识、错悟佛法而误把“大乘经典结集为二乘经”,反复不止上百次地诽谤大迦叶尊者结集的四部《阿含经》为“二乘经”、“声闻法”;比如,★邪师萧平实:“大迦叶等人听不懂(悲智注:指大乘法),结集成杂阿含、增一阿含中的声闻法。”(《阿含正义》P38)邪师萧平实还进而反复宣扬佛世时就存在声闻、菩萨二种知见、戒律等都不相同的僧团,造下分裂僧团、破和合僧之五逆无间重罪。
  由于大迦叶尊者在僧团中有其独特的地位和威望,故而,伪大乘之各宗门、各部派皆编造种种故事、史实来证明其为本宗第一代祖,又对其或抬高或贬低以利用其来宣扬各种邪说,此等亦史不绝书,非惟自诩圣位菩萨的邪师萧平实在这样干,相似像法生起后自诩菩萨者比比皆是,依或多或少佛说中杂入魔说来编篡伪经、邪论者数不胜数,这些伪菩萨们没有不敢造的妄语,没有不敢谤的圣者,否则又何至于真大乘法湮灭不彰。随举几例以为证明。
  比如:“佛告大迦叶。汝行诣维摩诘问疾。迦叶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者何。忆念我昔于贫里而行乞。时维摩诘来谓我言。唯大迦叶。有慈悲心而不能普。舍豪富从贫乞。迦叶。住平等法应次行乞食。”(《维摩诘经》)
  大迦叶尊者乞贫不乞富的说法,与基本的既有史事完全相违。大迦叶尊者跟随佛陀之前,就已自己出家为沙门,以头陀行而自修,头陀行是其“本所习法”,而头陀行之一就是不择贫富、次第行乞。而且,即使佛陀不出世,大迦叶尊者亦将自觉成为不择贫富、次第行乞的辟支佛。如经云:“世尊告曰。迦叶。汝今年高长大。志衰朽弊。汝今可舍乞食。乃至诸头陀行。亦可受诸长者请。并受衣裳。迦叶对曰。我今不从如来教。所以然者。若当如来不成无上正真道者。我则成辟支佛。然彼辟支佛尽行阿练若。到时乞食。不择贫富……如今不敢舍本所习。”(《增一阿含经》)不仅经中如此记载,《律》中亦如是说:“若不遇如来出世。应得辟支佛而入涅槃。”
  再比如:“佛知此等心之所念。告摩诃迦叶。是千二百阿罗汉。我今当现前次第与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于此众中。我大弟子憍陈如比丘。当供养六万二千亿佛。然后得成为佛。号曰普明如来。”“我此弟子摩诃迦叶,于未来世当得奉觐三百万亿诸佛世尊 ,供养恭敬尊重赞叹,广宣诸佛无量大法。于最后身得成为佛,名曰光明如来”。(《妙法莲华经》)讹传一尊佛出世竟授记如此之多未来佛,皆因此经编篡者不明真大乘法义所致,个中道理,姑置勿论。
  授记大迦叶尊者成佛之事,与基本史实根本不符,因为不仅同样被《妙法莲华经》授记成佛的阿难、目犍连、舍利弗、阿若憍陈如等尊者皆已一一入于无余涅槃,而且大迦叶尊者亦将遵世尊之嘱于面见弥勒如来传付衣钵后入于涅槃,此等事实皆有经律为证,后文亦将涉及,亦姑置勿论。
  大迦叶尊者未来成佛之说与其它大乘经典所言亦互相矛盾。比如,假借大迦叶尊者的口来贬低大迦叶自己尚不如犯五无间罪之恶人:“尔时大迦叶叹言。善哉善哉文殊师利。快说此语。诚如所言。尘劳之畴为如来种。我等今者不复堪任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乃至五无间罪。犹能发意生于佛法。而今我等永不能发。”(《维摩诘经》)
  顺便举证《妙法莲华经》授记成佛的憍陈如比丘也早已入无余涅槃了:“憍陈如时到着衣持钵入聚落乞食。得已常到放牧人家食。时妇人信心欢喜。常供给乳酪生酥熟酥。饮已还住处。便作是念。用是苦器久在世为。我厌患此身。便持衣钵着一处。在林树下以头枕象团右胁着地。心不乱即入无余涅槃”。(《律》)
  可见,为达成阴暗的目的,而拿大迦叶、憍陈如等尊者说事者,古已有之,非惟邪师萧平实一人所曾为,但是其“割截”大迦叶尊者为罗汉、菩萨“二人”两分,并进而不惜造五无间业而分裂僧团为罗汉、菩萨两部,实乃史无前例、绝无仅有之无稽谎谈!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鉴网 ( 吉ICP备06001587号 )

GMT+8, 2017-6-25 16:34 , Processed in 0.17244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